Royyyyy🌴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露中】一步之遥(1)【BE预警】

●是偏史向的。但是这章看不太出来…
●苏联教授科研人员露x学生耀。
●BE BE BE 重复三遍

  冬季已经悄然而至。空气干燥且寒冷,吸到鼻腔里似乎还会隐隐作痛。银灰色的云从楼顶低低压下,晨间的阳光被云层层叠盖住。低气压裹挟着寒风凛冽穿梭过房屋间隙。

  “今儿个天可真冷。”

  王耀把毛绒衣领掀高,冻得通红的脸掩盖在领子后端。借着晦暗晨曦中的一点光得以看清他清亮透彻的眼底溢满了笑意,面色红润。

  "是啊!眼看着就要下雪了……"

  负责接灌热水的工人搓了搓套着厚实手套的双手。斜倚在门框旁因为寒冷而不住跺着脚。清冷的晨光似是融化的冰流到地面上,流到王耀的背后。

  "谢谢啦,彭叔!"

  王耀拎起绿色塑料外壳的保温瓶,遮盖在上面的盖子已经磨出道道痕迹,本来鲜绿的颜色也染上了一层灰蒙。壶比来时沉了不少,王耀的身体略略倾斜到一侧。

  "今天来给自己接水呀?"

  被唤作彭叔的男人咧嘴笑起来,他看起来面善的很,道道皱纹也随着动作聚在一起。彭叔和蔼亲切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不是,今天替教授接……。他们那边停水了。"

  王耀本就通红的脸更是羞涩起来。漂亮的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冬晨的银雾渐渐散了,他也像是刚从晨雾中探出头一样。略略倾斜着身子,一步一步地回到教授的独栋小楼。

  他得路过学校里那栋新盖的米白色教学楼,还有一间小卖部,才能到达目的地。一路上经过几个早餐铺子,一路上闻的王耀肚子咕噜噜叫。
  教学楼,教学楼,小卖部,小卖部,油条,煎饼果子……
  饿死了。王耀一边揉着自己肚子一边思忖着呆会儿吃点什么,再给布拉金斯基教授带点什么。
  最后他选择了包子和豆浆,还有给他自己留出来的油条。包子豆浆,奇怪的搭配,奇怪的布拉金斯基教授也就点名这样吃。
  空气脆冷,再加上寒风凛凛吹着。王耀的大衣有点挡不住风,他得快步走到伊万·布拉金斯基教授房里取取暖才行。

  "教授?我来了。"

  王耀敲了敲门,无人回应。他站在门口,拎着一大杯快要凉透了的豆浆和油条,还有几个包子。在门口踱步一阵,终是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扇没锁的沉重的门。

  "打扰了……?"

  房间里没比外面暖到哪里去。只是少了寒风侵袭,稍微能让人舒服一些。
  壁炉里的煤炭已经燃尽了,余烬闪着微微的火光,布拉金斯基教授显然没在家。王耀忙活起来,直到房间里逐渐温暖才歇息下来。
  王耀把长发挽高,鬓角的碎发也梳了上去。壁炉拨弄一会儿就重新燃烧起来了。他把包子和油条找了个盖子闷起来,在教授回来之前准备好碗筷。
  伊万·布拉金斯基教授的房间里透着一种过分苛刻而不像有人在住的样子。只有王耀来的几天才能有点生活气——厨房随便用,书架上的书随便看,不过得先洗干净油腻腻的手。
  王耀先给教授泡了壶茶,沸腾热水倾入壶中时溅起几滴细小的水珠。过一会儿茶味就会溢满整个房间,伴着碳火燃烧的爆裂声,透出冬天里的丝丝暖意。
  布拉金斯基教授是俄国人,对茶没什么挑剔的口味。只是偏爱王耀泡的那一手,说来也是奇怪。
  今天是周末,王耀可以有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是什么坏事,他愿意和教授交流,愿意长久地凝视着那双淡然,评判的眼睛。
  只不过王耀现在快饿晕了。他趴在客厅中央临时搭起的餐桌上,透过桌上反光的影像观察窗外的天。食物的香气不断地往鼻腔里钻,惹得王耀的肚子又是一阵咕噜作响。
  "布拉金斯基教授啊,我等你等得好苦啊。"
  他这样念叨着。

  伊万·布拉金斯基刚从晨跑回到家中。为了运动方便他穿了较为单薄的衣服,脸上还挂了薄薄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前脚刚踏入家门,正好看见王耀耐不住胃痛的寂寞打算偷吃半根油条。炸的金黄酥脆的油条在他嘴里塞了半截,嘴角还染着油渍。
  教授瞥了一眼燃烧的壁炉和漾出水气的茶壶便知晓了一切。不急不缓地褪下外套,踱步至临时搭起的餐桌旁,还得先替王耀顺顺气。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王耀刚咬上一口油条就被吓得噎个够呛。止不住的咳嗽着,指尖沾了油渍还不敢捶捶胸口顺气,只等着教授来挽救于万一了。

  "呼……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如是说着猛灌了一大口买给教授的豆浆,特意叫卖家多放糖。布拉金斯基教授爱吃甜的也爱喝甜的——除了王耀泡的茶。
  伊万·布拉金斯基搬了个椅子坐到他对面。慢悠悠地拿出一个素馅包子就着残存的那点豆浆,也是吃的不咸不淡。
  王耀被刚才那一大口甜的腻人的豆浆噎的半天缓不过来。他也学着教授的样子,夹着半截油条慢条斯理的吃着。低垂着眼盯着金澄澄的食物看,却又悄悄抬眼用余光观察着教授。
  伊万·布拉金斯基生了一副典型的俄国人相貌,一眼望过去最先看到的就是高鼻梁。然后是藏在随发色略浅的眉毛下一双深沉的眼,并不清透,像是块融化不能的冰。
  王耀有点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最爱的油条也吃的没滋没味,好像是伊万不说点什么他就吃不下饭一样。

 
  "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像是顺应王耀的心意一样,他开口了。嘴角的食物残渣也被迅速抹去,偶尔抿上一小口茶,冷淡的目光直视着王耀的脸。

  "听说你这边停水了。"

  王耀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剩下的一点油条也全进了他的胃袋里。他是在有意无意地躲开那道目光。
  窗外的光亮照不到伊万身上,只有屋中的一盏残灯和壁炉的火光映在他脸上。这样柔和的光线勉强给那人潦草尖利的面部线条打磨的稍微温和了一些。
  但那双眼,承装了就算是最燥热的夏日烈阳也无法融化的紫色冰块。冻得王耀的心头一缩。
  伊万·布拉金斯基似是毫不在意地继续打量着王耀,享用早餐的动作不停。他褐色的眼睛停滞下来,且难以捉摸,却不自觉地比往常大许多。
  王耀总是这样。像小兽一般怯怯的,却又透出一种常人不及的勇气。他是个优秀且好学的好孩子,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被伊万·布拉金斯基所接纳。
  他抽出纸巾拭净了嘴角。什么时候这样的小兽也一样能接纳自己呢?

评论 ( 14 )
热度 ( 49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