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朝耀】守夜人

●第一次写好茶练练手()
●应该算是稍微有一点 魔幻风的。
●我没爬墙!!不要取关我嘤嘤嘤嘤()

  守夜人在画布上重重落下一笔,画上的小人便把那当做是明晃晃的月亮。这个世界太黯淡了,一点点颜色就显得分外照明,映着一片贫瘠的大地。
  人心也是贫瘠的。黑沉沉的影子融在画布里的时候,他们被月光浸了个透。画笔落下的一瞬间就赐予了所有人生命,那些轻纤的黑色剪影零零落落地颤动着,模糊能辨别出个人形。
  而守夜人的职业就是看护他们,这些脆弱的生命们。在危险来临之际选择牺牲自我。

  不过王耀给自己多找了点乐趣——月沉日升全凭他的心情。墨灰的天,疏星几点,他都没有机会...

2017-08-22

写了一个好茶有人看吗()巨小声
别担心我没有爬墙 就是 练练手

2017-08-21

【露中】候

●复健……?
●自娱自乐。
●父子剧情注意。

  浩浩荡荡的白雾遮掩住一切罪恶的本源。摇晃的灯与影衬出他那张润泽的脸,空落落地睁着一双大眼睛,那眼睛是笑着的,止不住地荡漾着,无休无歇,美的像是怕得罪了谁一样,小心翼翼地。
  或许只是他尚且年幼,支棱棱地撑着一身骨骼,细弱的脚踝和手腕仿佛轻轻一捏便会碎在里面。散落黑发柔柔垂在颈侧又匆匆忙被鲜红色的发带绑在一起。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的手又去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反倒蹭的脸上都脏兮兮的。一双沉甸甸的黑眼睛,碾碎了太阳光,黑里面揉了金。
  他抬起头朝布拉金斯基笑起来,笑花溅到眼睛底下,凝成一个小酒窝。

  王耀是布拉金斯...

2017-07-21

【露中/弃文存档】侥幸

●自娱自乐。
●架空,不涉及任何宗教信仰等。………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写什么文都不能一拖再拖。

    伊万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献祭的活动已经进行了大半。精心挑选而至的少年们坐立不安,眼睁睁瞧着自己的玩伴们悲鸣着被押送进华美的教堂里,远远传来的是亲手将孩子们推到地狱入口的父母亲们的抽泣。痛苦中掺杂着高兴,但更多的是伤心与悲苦。

  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在伊万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诞生了。成年人只字不提,只是在每年一次的仪式之中将合格的少年送到那所生不如死的教堂之中,和传闻之中暴虐的领导者共度余生。所幸逃过一劫的人仍苟延残喘卑微地活在阴影之下。

 ...

2017-06-30

【露中】片段

●为自己爽而写。
●复健。
●…巨短无比。👋

  外面是白净的阴天,那天色就像是玻璃窗上糊了层玻璃纸。满天堆着厚重的,石青色的云,压的王耀喘不过气来。
  下班的时候气温已经低了下来,呼出的寒气融成一团模糊的白雾,你不要它,它就渐渐地飘散离去了,残下一点点白影子,又被另一团取代。
  王耀再一次光顾了常去的那间酒吧。那是个深色的,高音的世界,到处都是光与音乐,填补满溢他庞大的悲哀和无耻的快乐。脸上带着一点笑,眼睛却是冷的。 他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也可以说是什么事物,某种感情的到来。
  他到了。那种感情,那片呼出的寒气,是他心里无数小小的冷冷的快乐站在他的不远...

2017-06-11

你以为六一我就会发文吗!不!不会!!(。)
再次瓶颈。已经一个月写不出东西了。…

2017-06-01

【苏蒙】别

●最近很喜欢这种多音单字的标题。
●因为想不出来别的标题。…
●伸手要糖果之后的代价是一连串的鞭挞。
●一个很久以前写的……乱七八糟没头没尾。反正也没人看。

  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大概有三年之久了。 
  年轻气盛的人们连临别都是毫无理智的争吵和辩解,以及一通发泄式地摔门离去,良久的沉默。——事实上伊利亚并没料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如果他早点知道的话。
  如果他早点预见到的话。
  他换了手机号,提前离开了租下的旧房子,社交网络上的留言删的干净彻底。衣服带走了一部分,剩下的全被紧实地塞在箱底,埋在无尽的的尘埃和回忆里。
  关于A市的全部记...

2017-05-04

【露中】贪

●贪欢的贪。贪婪的贪。
●露露有点。变态痴汉。………
●真几把羞耻。随便写写完全没有考究也没有研究用词之类的。
●最近有点暴躁,什么都写不完整。

  光鲜亮丽。
  他展现出的一切都无比美好。
  伊万·å¸ƒæ‹‰é‡‘斯基在第一时间翻到了王耀新剧官方透露出的场照。男人露出轻蔑的笑,碎发略略遮住光滑的额,得体的服装包裹贴合瘦削的躯体。二十几岁的脸却完全没有年轻人的冲劲。
  这次挑战的是不符他本身性格的反派角色,或许也与此有关。
  刚刚踏入影视圈就爆红的新生王耀不知人间苦恶,迎接他的是无数的片酬金和铺天盖地的合约。以他年轻的面容和几乎驾驭得住各个领域...

2017-04-25

【露中】留恋

●甜甜甜甜甜!!无脑糖!!
●送给骚钙钙的一份甜饼。
●问题学生(?)露x纪(学)律(生)委(会)员(长)耀。
●没写完而且写不下去而且写不出来的肉肉()

  王耀坐在床上,湿漉漉的头发仍搭在肩上。水珠顺着包裹住躯体的睡衣流淌而下,渐隐在颈窝处。即使这样也没能耽误他泄愤一般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的动作。
  事实上室友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学生会会长嘛,总得是忙的脚不沾地嘴不停歇的。虽说是个干部却也从来没端过什么架子,偶尔还能慷慨的献出作业来挽救人民于水火之中。
  如果说仅仅是这样那还不至于惹恼平日里最宽厚大度的王耀。只是最近突然强行加了一个暂时监督卫生纪律的重担,差点压垮了他...

2017-04-19
1 / 21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