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沙蒙耀

沙蒙耀

  布拉金斯基静坐在他铺上软垫的长椅上,苍白的指尖捏紧那串由红色碧玺制成的手链。半透明的宝石几乎快要透过他皮肤的颜色,被染成另一种奇妙的色彩。

  "你已经动了凡心了,是吗?"

  那个男人的中文并不标准,却足以令达日哈赤听的清楚。他一语不发,仅仅是沉默着斜倚在布拉金斯基的前方。低垂的眼被发丝遮掩住,削弱了那份凛冽。

  "他值得。"

  达日哈赤低声道。

2019-08-23

蒙耀蒙随笔

  被乌云染成暗色的月堪堪掠上了枝头,在昏黄烛光的映衬下显出清冷白色。达日哈赤伏在清的床榻之侧,精心雕刻而成的纹路硌痛了他柔软的掌心,令他不自觉地微微皱起眉毛。

  "耀。"他轻轻唤道,试图将床榻上假寐的人唤醒过来。清只是毫不在意地发出一个微弱的鼻音以示应答。"您快撑不下去了……是吗?"

  清像是刚刚从梦中清醒过来一般睁大了双眼看着达日哈赤的脸,那张因为连夜劳累而逐渐变得憔悴的面容和垂在眼角的一丝白发似乎在烛光中被照射的更加刺目。

  "别为了我再辛苦自己了。"

  他开口道,声音如同长久未...

2019-08-22

露中

"你的名字是太阳的意思吗?"

他用略微奇怪的语调如是问着。

"也可以是钻石的光芒。"

王耀漫不经心地回答到,不断书写着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你只能是太阳,永远热烈,永远遥不可及。"

2019-08-21

露中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手指抚过他的面颊,睫毛微微的颤动搔过掌心,带来麻酥酥的感觉。

"耀,"伊万低声念着他的名字。"阳光穿过你的时候,也会因为你改变方向吗?"

2019-08-19

  他手中捏紧了最后一份文件,连带着不合身而略长的西服袖口一同被捏皱。座上众人的凝视和低声交谈如同银剑般刺穿了他的头颅,他便被深深钉在那张演讲台上呼吸不能。

  "您的提案尚不能受理,布拉金斯基先生。"坐在离他最近位置的男人开口道。"请回吧。"

2019-08-04

国设苏蒙



  "布拉金斯基,我老了。"

  达日哈赤抚着自己的鬓发,几根白发如银线般穿过他深棕色而束高的发丝之中,在光亮的房间里几乎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

  "几根白发并不影响你的容貌。"

  布拉金斯基踱步至他身后轻轻环住男人的腰部,逐渐收紧至令人有些呼吸困难的地步。充满力量的双臂被过瘦而浅浅突出的肋骨抵住。"你是不会老,也不会死的。"

  "除非他走到了尽头,是吗?"达日哈赤的声音中听不出一丝情绪的波澜,只有如同他眼底一般看不透的冷漠。身后男人的呼吸缓缓打在他侧颈上,似乎并不打算...

2019-07-30

他看着洗漱池挤满污物的排水口,咀嚼食物的动作逐渐放缓,直到最后慢慢停止。他没由来地感到一阵令人天旋地转的恶心,似乎是被这景象冲昏了头。最后一口食物也被勉强咽下,经过食道散发着火烧般的灼痛。

他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冷淡如常的脸上突然露出满足的笑意。

2019-07-18

苏蒙 几条随笔

●每条之间没什么关联 不过大家觉得其中有关联的话也可以脑补一下…

一、


  达日哈赤只有眉眼低垂时才会闪着柔和的光芒,那双凝视猎物而练就猎人的眼睛总是令布拉金斯基感到不安。

  "你这样很美。"

  他低声说着,伸出手动作轻柔地替他将遮住侧颊的发挽至耳后,露出一片光洁柔软的皮肤,被余晖染上了一丝暖意。

  "谢谢你。"

  达日哈赤重新抬起了头,那超然冷漠的神态便重回了他的身体。


二、

  布拉金斯基记得年幼时见过达日哈赤的笑容,那笑就算望着他的时候也一样温柔,毫无收敛之意。 

 ...

2019-06-18

【露中】蛹(参本文解禁)

●挺久以前的参本文解禁了 放出来给大家看看

●是黑历屎 写的很烂

●各位高考加油!!!祝你们成功


一、


昏黄灯光下飞着淡蓝色的灰尘,旧书刊散发出陈旧的墨味直冲鼻腔。这种感觉说不上太美妙,但王耀乐在其中。

这里就是院校里规模较大的图书馆了,这片区域却鲜少有人光顾,“做坏事”的感觉令他激动到摆弄书籍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书与书的夹缝之间透过几丝光线,那是空旷寂静的房间内唯一的温暖所在。他抬起头来,灯盏的光令他有些晕乎乎的,看不真切事物。

阳光被厚重云层滤过才照耀到这个房间,从狭长的窗爬进房间内,映着他那双柔和的灰棕色眼睛,闪出点点期待与激动的光。

旧书刊保管的很好,纸张上似乎还留有当年那些辉煌时期...

2019-06-05

"我讨厌那些人造的假肢,它们让我感到恶心。"

他从鼻腔内轻蔑地发出一声气音,任凭右侧空荡荡的挽高裤腿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晃。

2019-06-02
1 / 28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