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濒死

  他分明是清楚的,自己离去世不远了。
  伊万的脸色格外苍白。瘦削的面颊像一段白绢裹住支棱棱的骨,极度的淡漠令他的眼睛亦蒙上了一层枪灰色,是日暮西山的时候渲染在底层的紫色。
  他长时间的卧床不起。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病症着想,另一方面是为了让那位王氏医生多来瞧瞧他,多来关心关心他。枪灰色的流转一番便能引来王耀怜悯式的安抚。
  王耀的医术也没有多么精明,倒是祖辈都是出了名的中医。他像是反叛一般跑去西洋留学,带了一身所谓的"科学理论"式的医术回来。便成了一位精通西医技术的年轻中医,"不伦不类"。
  但是布拉金斯基信得过他。即使他明白自己的病症只能等死,只能每天泡在中药浓烈醇厚的香气和西药圆形的药片之中苟且偷生。
  他活着的意义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王耀——这个生了一副好模样的青年。他还没来得及去向他袒露心声,还没来得及用健康的身子同他站在一起。所以伊万总是心甘情愿地配合那些折磨人的治疗,包括电击和无休止的呕吐。
  只要王耀欢喜,宁愿为他在所不辞。

  "这几天身子好些了吗?"
  王耀替斯拉夫人拽了拽被角,蓄着温柔。可眼睛里藏着的却是审视的,是一个严谨而不近人情的医生打量审视患者的神色。仿佛那具曾经为女性所倾倒的完美躯体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副千疮百孔的尸体。
  "好些了,昨天晚上睡得很好。"
  伊万的确已经憔悴的不行,事实上昨天夜里呕吐到凌晨三点钟才悠悠睡下——或者说是晕倒。瘦削的躯体,藏匿在肌体下的骸骼几乎就要穿透支棱出来。
  这是对他自己和对王耀的一种肯定。多亏了你的医术我的身体才渐渐转好,总有一天我会拥你入怀的。只是现在不行。
  现在还不行。
  医生的眼睛里立刻闪现出了些许兴奋的光芒,极快地又黯淡下去,或许是因为他察觉到了伊万的困乏疲倦和虚弱。所以他打算提前离开——
  "我该走了,你早些休息..."
  "不,不。耀,我还精神得很。也许你应该再为我做些更加细致的检查。" 
  他总是不擅长拒绝别人。

 
  伊万更加憔悴了。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可他必须装出一副健康的模样来瞒过所有人。
  王医生仍然是那样,以一种毫无情欲和非分之想的目光打量着他。近乎迟钝地回应着患者狂热的爱意。
  过了三个月,他听说了王耀的婚讯。伊万亦然有幸见到这位悄无声息地便断了他念想的姑娘——
  是个体态丰腴的女子,声音清朗干脆,眉梢上挑,格外的精神。
  但伊万并不打算放弃,他坚信着他们不过是为了利益,王耀并不爱她,其实王耀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王夫人经常过来"监视"他们,隐约透着些许炫耀的意味在里面。"你又能怎样?他现在不还是我的人了!"
  伊万的枪灰色的眼下染上了更多的青黑。

  他死在五天后。逐渐僵硬在那张柔软的床铺上。临死前还紧紧攥住手边的床单,像是舍不得放下什么一样。

评论
热度 ( 26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