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徘徊(元旦贺文...?)

●有角色死亡情节。
●设定借鉴 美国恐怖故事三:女巫集会。
●元旦快乐啊!!新的一年请继续加油

1.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
  这似乎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在幼时经常说的几句话。从那张嘴里吐露出干瘪无力又暗嗄的话语,像是要博得什么人的恩典一样。
  伊万的头发黄的不够纯正,要映着阳光才能透出那点可怜兮兮的金色。面色苍白,如同一段白绸紧紧裹在骨架之上。 毫无生气。
  他幼时总是沉默着的,甚至是畏怯着的。表姐冬妮娅和妹妹娜塔莉亚都是成功而优秀的女巫,源自家庭的强大压迫感令他逼近窒息。自幼便展露出的差距不经意间一步步击溃伊万仅剩的自信心。
  他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优雅,内里却被指责为"一无是处"。
  每个小巫师都应该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例如冬妮娅擅长于起死回生,而娜塔莉亚是控制他人意识的好手。
  只有伊万,每当他摊开双手,试图遵从心中的意志流泻出魔力时...什么都没发生。
  于是伊万选择了从始至终的沉默。
  ——可这样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呢?伊万·布拉金斯基又不能一辈子躲在姐妹的阴影之中瑟瑟发抖。
  所以夫人选择了隐藏。将小儿子的身影深深埋藏在高塔之中,至少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能力展现出来之前,拒绝向公众承认这个孩子的存在。

2.
  当王耀收到"教育布拉金斯基家的小儿子"这一邀请时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众所周知的,巫师家族布拉金斯基氏没有男继承人。无论是布拉金斯基先生和自己的夫人诞下的孩子亦或是在外面留下的私生子——当然,布拉金斯基先生没有这种不良之行。
  不过他看见那一头近乎是标志性的浅金发和灰紫色的蒙着水壳的眼睛便推翻了先前的全部猜忌。
  小家伙常年呆在由阴影和潮冷笼罩的高塔顶端,却丝毫没影响他的才华和容貌。头顶那点可怜兮兮的金色在细小的光粒下反衬出漂亮的颜色,稚嫩又纤细的躯体被精心制作的衣料包裹住。
  "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拖长了音,冬天干冷的空气钻进喉呛。
  "王耀,我认识你。"
  好吧,这是一个不需要经常出门也会知晓外面发生的事情的小少爷。
  孩提咧开嘴朝他笑了笑,藏匿在暗处的侍者便悄然给一旁的壁炉点上熊熊火焰。一时间透亮而火热的光映在空旷的房间里,映在沉默的两人脸上。
  王耀感到伊万如同白绸裹起一般的面颊上落了壁炉的火花,烧出两个惨兮兮的大洞,染上灰紫色便是眼眸的颜色。空洞而毫无感情。

3.
  "那么,你会些什么呢?"
  "我没有一技之长。如果硬要说的话,我稍微会一点手风琴。"
  于是孩子便做出拉手风琴的姿态,在空气中无比欣赏而沉醉地小声哼起音乐。
  王耀沉默了一阵。
  "伊万,不要试图对我说谎。"
  伊万·布拉金斯基便直愣愣地瞧着王耀的脸,出神地,毫不畏怯。一阵硬风拍过玻璃窗,外面突然飘起了小雪,而且颇有加剧的趋势。
  "这是你做到的吗,伊万?"
  "是我的朋友,他叫冬将军。"
  孩子露出了接近于骄傲的神色,向新老师愉悦地介绍着。
  "可以带给我看看吗?我的新朋友?"
  "...不行,他有些怕生。"
  也不知道是你自己怕生还是他怕生。王耀在心里暗暗嘀咕着,手掌却覆上伊万的肩头安慰式地拍了一拍。
  "别怕,我是来帮助你的。"

4.
  在接触的一瞬间,伊万的眼前闪过无数绚丽而奇妙的场景。他看见成片的向日葵田,他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环着东方人的腰肢微笑着接受公众的采访和质疑。
  望着出神的他王耀也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半晌才开口唤着他的名字询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
  他笑了。像是抚慰新老师躁动不安的情绪。
  "什么都没发生。"

  至此之后,他总是发现能够靠接触王耀的躯体来预知未来。——当然,是他想象中的未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伊万看见了爱恋的缠绵和窒息感,看见了争吵和痛哭。看见了甜腻的吻和刺痛的刀尖,那个男人只需动一动指尖便可以置爱人于死地。
  但王耀仍然什么都不清楚,一如既往地以平和而温柔的态度面对日渐成长强大的孩童。

5.
  不出意外地,他们在一起了。
  虽说起初的时候王耀还有些犹豫和质疑,但瞧着已经高了自己不少的少年人又相较下甚至超越了自己能力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他选择了妥协。
  然后便像预料中那样,公示,坦白,热恋。
  布拉金斯基氏突然出现的男性继承人轰炸了全部媒体和人们的大脑。不仅如此,还有他的那位男性伴侣相伴而出。温文尔雅的相貌和特殊的身份令他们一时间处在讨论的风口浪尖上。
  伊万甚至怀疑王耀的能力就是让大家都信任这个藏着狐狸尾巴的老奸商的确是个温润平和的绅士,就像那次初见一样。后者微微笑着,不置可否。
  夫人并不对此多做解释,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默认了这种公开甚至是无比张扬的举措。
 
6.
  后来呢?后来便是像那些普通的情侣一样。甜蜜,痛苦。疯狂的做爱或争吵和冷静下来后的沉默和歉意。
  伊万·布拉金斯基,如今的名人。超越了两位姐妹的能力和品相,还有一位男性伴侣的优秀男人。在深夜里抱着烈酒的玻璃瓶身心痛无比。
  他早该料到这种结局的。只是那张脸,那张拥有了东方人特有柔美的脸,令他没法说出逆反心意的话语。这么优秀的人他舍不得流放给任何一个除了自己的人。
  于是他纵容自己日渐增长的恶劣情绪,让它们长满倒刺的深绿藤蔓紧紧束缚住自己和恋人。
  近乎窒息般的痛苦。
 
  伊万的能力不再有效了。他没法再由肢体接触预知王耀的未来。当然,这是在他后来证明了"将死之人是没有未来的"这一事实时才明白了道理。
  东欧人沉默着,沉默着拭净了脸上的血渍。尖叫声渐渐消弭在干冷的空气之中。灰尘的小小粒子漂浮在半空,映着阳光上下摇摆着。
  悲痛到极点的时候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
 
7.
  伊万选择了逆转时间。他又不是不清楚这样做是大罪,是死刑,是比刀尖刺入心脏更加痛苦的火刑。
  再给他一次机会一定能够收敛住情绪的。
  但是无论回到什么时候,回到多么久以前,只要他看见王耀那张令他无比着迷的脸,只要他把那句毫不掩饰的爱意袒露出来。
  一切都是徒劳。
 
8.
  火刑已经没法平息人们的愤怒和质疑了。他们需要更加狠毒的刑法,即使更多的情绪并不是缘他而起。
  我们的布拉金斯基氏的第一继承人试图再度回到过去的时间里逃避惩罚,却突然实验失败永远停留在与心爱的王耀争吵后失手的情境里无法逃脱。
  东欧人永远永远倒在自己用血画出的魔法阵里处在活死人的状态,亦然永远都不会发现在他逃避的过程中突然冷笑着踢乱阵台的那只足。
  细腻白皙的,隐约透着着病态的似乎是久病初愈的足。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