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中子露】高塔之下

重臣x新上任的小国王
老文了 月初写的

  布拉金斯基氏的唯一一位子嗣已经准备好继位了。
  前些日子王后与上任国王在诞下末子伊万·布拉金斯基不久后便相继离世。末子年纪太小,国事便全权交给了这么多年以来的重臣心腹——王耀。
  这个面容清秀的东方人的确透着一种沉稳且能够令人信服的能力。当天便表明了自己仅仅是起到辅助新王的作用,绝不会不会让外姓人继位。平日里亦低调行事,从不张扬跋扈引人注目。反倒获得了人们的瞩目和欣赏。
  其中不乏羽绒扇斜斜遮住精致脸颊的淑女若有似无献出爱意。不仅仅是为了王耀的容貌,更是为了未来王后的宝座。
  这次为新王登上王位付诸的行动也令人们感到无比惊愕,又不得不服从领事人的指令。虽说无论是谁继位都对这些社会底层的贫苦人们没什么影响。
 
  门口的侍女告诉王耀他已经睡下了。东方人颔首示意,又朝她展露出公式化而令人安心的笑容,成功地得到了作为临时监护人进入新王房间的权利。
  当然,有谁会拒绝这样一个人的恳切请求呢?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
  "我希望您以后能好好听老莉娜的话,在睡前把牛奶喝干净。"
  王耀晃了晃放在床头的大半杯牛奶,玻璃杯壁尤透着温热。显然是刚刚为了躲过某人的勘察特意强行吞下的几口。
  窝在床上的孩子发出了几声小兽般的哼哼声,似乎是不太想说话。被温暖而柔软的被子包裹住的身躯隆起一块小丘,随着动作的挪移而变换着形状。
  东方人扯了扯被角,毫无反应。他只好作罢,轻声扯过放在一旁铺了柔软毯子的矮椅。——他们真是怕极了新王受到任何程度的伤害,虽然王耀认为他已经过了那个十分调皮不讨人喜的年龄。
  "可瓦利亚不喜欢牛奶。"
  从小在阴暗幽闭的高塔中住惯了的孩子不论做什么都透着一股小心翼翼的模样。或许也就只愿意同似乎可以信任的临时监护人行使一下作为孩童的权利。
 
  伊万·布拉金斯基从被子和床铺之间的缝隙探出脑袋,又咧着嘴径自扑到监护人怀里。后者惊得一踉跄,险些从椅子上跌下来。
  "突然怎么了?"
  "你已经很久没来看过我了!"
  是孩子特有的细腻而甜美的声线,隐隐透着些许冰雪的寒意。
  "是啊...我也很忙。"
  王耀揽住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伊万的腰以防他不慎滑落下去,又对于后者在他腿上不断扭动着的举动感到十分无措。只好叫他用手臂环住自己的脖颈,手指稍稍施力怀抱住这个小家伙。
  距离极近的暧昧举措。偶尔象征着孩子纯情爱意的亲吻面颊和唇角在成年人的眼里显然是另一层意味。
  "或许在新王继位前给他点小小的警告和教训也不错。"
  王耀的脑子里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所幸在邪恶的猛禽挣脱牢笼之前,伊万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前些日子王耀给他讲过的睡前故事。

  "你说魔女真的存在吗?"
  "在我们的世界里是实现不了的。"
  "她们会不会骑着扫把来接我出去?"
  "...不,她们会跳舞给你看。"
  "真的吗...不用学枯燥无趣的交际舞吗?那可真好啊。"
  王耀无言以对。他可没读过一本书叫做"如何安慰常期不闻时事突然被抓出来做国王的可怜小家伙"。
  那本书只不过是作为消遣和安抚式的新奇物件。让小国王的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件事物上——防止他又扯着自己的长头发不肯撒手或者是趴在自己胸口睡着无论如何都没法放开。
  但是效果好像太过猛烈了些。

  柔软而温暖的床铺上蹦跳着的孩子在纯白色睡衣之下露出一截白皙细腻的腿,宽松的布料衬着里面羸弱的躯体,透着常年不见光日虚弱苍白的味道。与虽然年幼但依旧足以那张令人着迷的脸颊相称,反倒有种病态美。
  王耀只知道他在不停地说着,笑着,却听不清话语的内容。说着孩提异想天开的童话世界,又自问自答暗暗嘀咕着。无数个孤独而寒冷的日夜他或许也是这样度过的,只是多了个不称职的听众和美好的环境。
  犹如化不开的凝质蜜糖那般甜美而动人的嗓音,催化了罪恶而无比丑陋的念头肆意增长。
  伊万没拒绝监护人轻啄般的细吻,也没来得及拒绝他悄悄褪下自己衣物的动作。所以换来了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和爱抚,浑浑噩噩间分不清是痛楚更多还是突然被人所需要所喜爱的愉快更多。
  多年之后的国王对那时的自己痛恨无比,尤其是乖顺地听从东方人呓语催眠般的呼唤与嘱咐。
 
  从那以后王耀几乎每晚都去陪着他。从最一开始的迷茫与不知所措到中途的羞涩且难以启齿以及最后的放浪形骸。
  这些全部都是王耀的功劳。他拥着疲惫不堪的新王沉沉想着,对于孩提——不,现如今的他已经可以称之为是少年的伊万。
  随着逐渐的成长和教育伊万也摆脱了贫苦无知的形象,成了一名合格的继位人。只是在监护人面前总是免不了露出不堪一击的一面,这一点亦影响到了他未来的生活。
 
  明天就是新王的继位日了。小国王向最亲近的监护人坦白了害怕又有些期待的卑微心思。后者叹了口气,像安抚小兽那般揉了揉他柔软的发顶。
  "别担心,魔女们会在暗中为你打气加油的。"
  伊万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提起幼时趣事发自内心的笑。第二天的国王也的确带着这种心态上了台。

  珠饰和金丝线映的他面色苍白,打理后的发服帖地藏在装饰下贴合在面颊两侧。年纪尚小却仍透出一股令人不住俯首甚至不敢直视的压迫感。所有人都由着这种感觉低下头去,只有王耀。
  平静地凝望着他,凝望着台上并不属于自己的国王。
  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他早就想清楚了。关于魔女和天使的梦,关于隐晦而罪恶的想法,通通都掩埋在漆黑隐蔽的树林深洞之中。

评论 ( 13 )
热度 ( 49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