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苏露】夜行列车

看B站上一个mmd出来的脑洞,就是夜行列车那个~稍稍作了修改。
原曲av1411129
【注意】这里的露和苏均为国设,露是苏手下的一个国家,虽然不满于苏的统治但是他必须是苏的继承人(?)像这样。

  伊万·布拉金斯基慢吞吞地踏上了列车,这间车厢里已经挤满了人。
  人声簇簇拥拥充斥整个车厢,略略有些令人烦躁的意味。还没有到规定时间的原因列车并没有发动。窗外站台的景色凝固着,悄无声息地凝固着。
  他按照票据上的指示找好了座位。和自己挨在一起的是一位看起来很和善的男人,一看见他的到来就愉悦地打起了招呼。并且把手里的食物递给他分享。
  "谢谢您,先生。"
  听到称呼时满面温和的笑意稍稍一凝。眨眼般的功夫就再度恢复了往常。男人眯起沉暗的紫眸,粘稠暗涌。
  伊万得知了他的名字是伊利亚,后者非常亲昵地称呼伊万为"万尼亚"——就算他们才第一次见面。
  至少他是这么感觉的。
 
  列车启动了。车厢缓缓地移动着,处在车厢里的人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的晃动。有几个小小的孩子倚在友伴身上睡着了,等伊万过了半晌再去看他们的时候不知为何已经消失不见了。
  年轻的男人微微侧过脸看着旁边这位正安静地支着下颏看窗外仓促流过风景的伊利亚,突然觉得有些恐惧。
  "你会不会也像那些孩子一样,突然就消失呢?"
  伊利亚终于慢悠悠地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又慢悠悠地向他解释道:
  "你没法决定自己的去或留。"
  年轻人有点苦恼。他总是说出这种令人费解的话。
  有的人极为仓促地就下了车,还有些人没来的及告别就消失在空气中。最后一点点光亮吞没伸出的手臂,伸出的指尖...
  历史是残酷的。

  "我很羡慕你。"
  伊利亚直视着伊万清澈的眸子如是说道。眼底满是诚恳。
  "你会活下去,你会活很久。你会替我活下去。"
  后者相当的不解,却又不敢随意地打断伊利亚。车厢内稍稍安静下来,气氛格外凝重。
  "你一定会重蹈覆辙。"
  似乎是从深深的喉底低吼出来的这句诅咒。带着鲜亮的毒液与沉重的枷锁。还有伊万没有察觉到的浓浓深深的期待。
  初露端倪。

  车厢上只剩下几个人了。显得有点空荡,伊万不是很适应。
  伊利亚说有些困了,便倚在伊万身上沉沉睡过去。呼吸平稳轻细,如此安心。就像靠在自己最为信赖的人身上入睡一般。
  这样说来伊万倒有点疑惑——他不是喜欢四处交友的人,所以他也不清楚到底为什么初次见面的伊利亚对他如此亲昵,更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伊利亚军装上的饰物硌的伊万肩膀生疼。很快地,他从前者的口袋里掏出一只嵌有照片的吊坠。
  照片有点旧了,微微泛黄。似乎是一家人坐在公园长椅上拍下的照片,那时正值深冬。雪籽薄薄落了他们一肩。
  一家人都笑的很开心。除了坐在长椅上满面牵强的伊利亚和他旁边的面无表情的男人,身后的长发女性把手搭在男人肩上,似乎是在催促。
  那个男人和伊万长得像极了。
  等伊万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伊利亚瞧着他满面复杂的看着照片已经有一阵子了。
  "万尼亚——我叫你好一阵子了,你都没理我。"
  "抱歉..。"
  他仓促地道了个歉,立刻小心翼翼地询问了关于照片上的问题。
  伊利亚稍稍向后挪了些许。倨傲鲜腆地上下打量着伊万。这种眼神令伊万格外不爽。
  "我真羡慕你。"
  "直面回答问题。"
  那人显然并没有理会伊万的要求。自顾自地往下说着:
  "我的上司们的遗憾他们带不走。全部淤积在我心里。"
  "还有你呀,伊万。还有你心里。"
  伊利亚哂笑着吐露出最为恶毒的语言诅咒。

  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伊利亚的身影变得略显透明都没有被伊万察觉。
  "喂,喂——听我说,好好活下去。"
  他伏在伊万耳畔说下这句话后便仓促的离去了。那只嵌有照片的吊坠却不知为何留在了伊万的手里。
  ——的确,如果不是那只真实存在的吊坠,也许伊万只会相信刚刚的是一场梦。
  再度打开那个吊坠,似乎有些本不属于伊万的记忆涌了进来。关于救赎与逝亡,争夺与仰慕。
  伊利亚在一旁擦肩而过背道相驰的车厢中向伊万招了招手。只有一瞬,极快地他便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车厢中换了一批新人,熟悉且陌生的面孔。
  历史总是残酷的。

  最后一句话总结,是我特别特别喜欢的一句诗(好像放在这里不太合适啊不过我就是喜欢哼x)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对苏露的理解,尤其是苏对露的感情是..。苏嫉妒着年轻的露又如此的呵护爱恋他。既希望伊万能够有个美好光明的未来又想疯狂地诅咒他一定会走自己的老路会重蹈覆辙,盼望着自己有天能够死灰复燃。
复杂又单纯。蛮适合伊利亚的人设吧?

明天写 No light No light和美杜莎x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