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露中】蛹(参本文解禁)

●挺久以前的参本文解禁了 放出来给大家看看

●是黑历屎 写的很烂

●各位高考加油!!!祝你们成功


一、


昏黄灯光下飞着淡蓝色的灰尘,旧书刊散发出陈旧的墨味直冲鼻腔。这种感觉说不上太美妙,但王耀乐在其中。

这里就是院校里规模较大的图书馆了,这片区域却鲜少有人光顾,“做坏事”的感觉令他激动到摆弄书籍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书与书的夹缝之间透过几丝光线,那是空旷寂静的房间内唯一的温暖所在。他抬起头来,灯盏的光令他有些晕乎乎的,看不真切事物。

阳光被厚重云层滤过才照耀到这个房间,从狭长的窗爬进房间内,映着他那双柔和的灰棕色眼睛,闪出点点期待与激动的光。

旧书刊保管的很好,纸张上似乎还留有当年那些辉煌时期...

2019-06-05

【露中】弃稿

●写的不满意 扔出来当纪念品吧 过几天重写

●有某种程度上的○暗示 伊万也许是特殊服务者。

  夜色流淌进无边天际,在淡而冷的月光映衬下一切都变得极为寒冷。只有王耀指尖燃起的点点火光便是温暖。

  暗黄色的路灯为归家的旅人指引道路,又为灯下暗处藏匿的人裹上了一层薄薄的倦意,如同皮膜一般紧紧包覆他。

  烟雾从王耀唇瓣间流泻升腾而起,那人的身躯便在消散后慢慢显出,被夜色蒙上面纱的脸也重新回到路灯之下,在惨淡的灯光下依稀可见。

  他的脸生了一副不会被任何人宽慰的神色,尖利又充满理性。发亮的葡萄硬糖底处翻涌着一种经久不息的欲望,但他始终沉默不语。...

2019-02-25

【露中/沙清】落水狗(2)【沙苏露异体注意】

●是和江老师的联文 @江舟易行 那就这样吧🎶

●如果我开心的话会继续写的。


  "蠢货。"

  斯捷潘·布拉金斯基微笑着替他补完那个未脱出口的字眼,分毫情面不留的力道令那片苍白的肌肤烧灼上一片红痕。

  "你怎么总是看不清自己如今的地位?王耀……"

  当他开口模仿奇妙的东方语言时语调就会变得十分奇怪,声音中藏着微不可闻的怜悯。那双刚刚给予过痛苦重击的冰凉右手又重新抚上王耀的侧颊,顺着下颏线条一点点滑至颈窝。

  那脆弱的脊柱隔着衣服布料与地面贴近,王耀的手臂终于如愿以偿地环住他的脖颈,促使斯...

2019-02-07

【露中】骨(1)

●混更一发 勉勉强强写个1

●是给江舟写的 健身教练露和白领耀

●也许会发展成甜肉饼


  王耀的骨骼具有奇妙的美感,尤其是背脊处微微凸起的部分。圆润的顶端似乎是要刺破肌肤,再被掩盖在衣服布料之下。浓黑的发披散在脖子上,将他看似脆弱的脖颈遮挡。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您请来的私教。"

  声音的主人向他展露出友好的笑意,似是早有准备一般将手腕上套着的红色发带递给王耀。那片黑发便熟练地被束高,垂下的发丝堪堪遮住贝色的耳垂。

  "谢谢您,布拉金斯基先生。"

  他的语调似乎还没能摆脱那种东方语言的

2019-02-03

"你会原谅我的。"

他伏在王耀的膝上,骨透过薄薄的皮肉抵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侧颊。那双微微发颤的手搭在他发顶,用指尖一点点替他梳理被打理柔顺的金发。

"再也不会了。"

王耀发出无声的凄笑。繁琐华美的服饰一件件堆叠在他不堪重负的躯体上。披散的发垂到胸口,微微卷曲的发梢遮住衣服上的花纹。

"你早就不在乎我是否原谅你了。"

他屈起手指捏紧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下颌,弧度刻印在掌心。由于过分激动而变得偏热的体温似乎灼伤了王耀。

2018-12-25

【露中】一步之遥(2)【BE预警】

●就这样吧 有的地方是插叙()

●将就着看吧…´_>`写的很短

  清晨的微光终于流到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脸上,这点不易察觉的暖意是冬日里为数不多值得期待的事物之一。

  王耀拭净了唇边的油渍,又咽下半盏清茶后结束了早餐。那道冷淡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他的脸上,将王耀的肌肤一寸寸抚摸过。

  "教授,今天的早餐吃不惯吗?"

  他稍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喉结随着动作浮动一下,阳光倾斜下来吻住他的手指,握紧茶杯的指尖略略发白。

  "……不是,你的头发。"伊万·...

2018-12-17

"你和他们没什么差别。"

他如是说着,面前的王耀沉默着,不置可否。昏黄的光为他们两人披上一层金纱,遮掩住王耀的神色。

伊万·布拉金斯基试图伸出手拭下王耀身上的金粉,却只摸到了一手从他指缝间流走的发。

*"金粉"是一本书里的梗,有缘人才能想起来(?)

*大家比我文艺多了……正确答案是《包法利夫人》里的一句。
"须知偶像是不能碰的,一碰指头上就会沾上金粉。"

2018-12-12

大概是一步之遥

伊万·布拉金斯基轻轻拨弄着炉火,飞腾起的灰尘令他不住地咳嗽起来。茶叶在水中浮沉,直到将沸水也一同浸出颜色才停下。

"时间快到了。"

他喃喃自语着,一叠印着俄语的文件放在常用的书桌上,将磨损出的几道痕迹盖在纸下。寒风顺着未能及时关严的窗户缝飞掠进来,吹的文件掀起一个角。

直到茶水升起的水雾彻底消散,伊万·布拉金斯基才打算离开。火车票被他紧张的手掌攥的发皱变软,如今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2018-12-11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王嘉龙把手上沾染的面粉全部拍到王耀围裙摆上,一个两个白色小小的手印便印在上面。

"我还得去见客人呢。"

王耀匆忙跑去开门,单手拍掉围裙上印着的灰白掌印。湾在背面吵着要吃新出锅的蒸饺子,王濠镜快了一步,提前替兄长开了大门。

"我还没收拾干净…。"

王耀不好意思地搓了搓双手,沾在手上的面粉便纷扬落在围裙上。伊万·布拉金斯基身上带着一股寒气,似乎是把门外的寒冷一并吹进了房内。雪花在他冻红的脸上慢慢化开,随即化成一个凝在他唇角的笑意。

"让我来帮你吧。"

2018-12-11
1 / 12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