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苏蒙】别

●最近很喜欢这种多音单字的标题。
●因为想不出来别的标题。…
●伸手要糖果之后的代价是一连串的鞭挞。
●一个很久以前写的……乱七八糟没头没尾。反正也没人看。

  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大概有三年之久了。 
  年轻气盛的人们连临别都是毫无理智的争吵和辩解,以及一通发泄式地摔门离去,良久的沉默。——事实上伊利亚并没料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如果他早点知道的话。
  如果他早点预见到的话。
  他换了手机号,提前离开了租下的旧房子,社交网络上的留言删的干净彻底。衣服带走了一部分,剩下的全被紧实地塞在箱底,埋在无尽的的尘埃和回忆里。
  关于A市的全部记忆就此封存了。
  光钻过窗缝爬至伊利亚·布拉金斯基的足侧,映照而出的灰尘漂浮着,总能从紧紧相握的手指缝隙里偷偷溜出去。
  他是一场虚无缥缈的尘梦。
  初次相遇时的一见钟情也好,表白时轻易地就欣然接受也好,每每因为自己无耻的嫉妒和宣告主权而引来的争吵也好。
  白鸟离开时仅仅留下了一片羽翼以借怀念。

  三年过去了。这些个日日夜夜他不知道是如何浑浑噩噩度过的,工作成绩得到了赏识和提拔,曾与达日哈赤高谈阔论过的伟大梦想也在缓步接近与实现。生活过的不酸不甜,总觉得缺了味重要的调料。
  填上它整个人生才会圆满似的。
  或许他对我的意义并没有那么重大。伊利亚透过浅棕色的玻璃杯看着扭曲的房间摆设。或许他仅仅是命运里一个小小的绊脚石,而我恰巧在这里摔了一跤罢了。
  扭曲和恍然之中他听到了信息的提示音,只有简单明了的几个字。
  我回来了。
  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三年前那个匆匆然离去的达日哈赤。连句道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连最后的一片衣角也没来得及抓住。
  随后附上的是机场位置和航班,大概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回到A市。如果伊利亚愿意牺牲一点午餐的时间就可以赶上久别情人的第一面。
  A市初春的夜仍透着寒意。伴随着昏昏沉沉的宿醉和几个响亮的喷嚏而来的是痛苦的感冒。
 

  中午的时候伊利亚晚了些才前往机场——工作上的事务繁忙,心已经飞了出去但人和头脑还必须老老实实地呆在座位上直到最后一份急需的文件整理准备好。
  直到出租车上他才敲击键盘已做最后的总结与收尾,算作是彻底完成了。
  等伊利亚匆匆忙忙赶到时达日哈赤已经等候已久了。他总是能在茫茫人海里一眼认出来对方,然后准确无误地拽出来,扔到出租车上。
  一路无言。两个人都没有先开口的意思,达日哈赤望着窗外向后推进的街道不知在想些什么,伊利亚则埋头于工作,一副无暇顾及这位久别重逢故人的样子。
  他甚至都没有抬起头好好看看这三年给那人带来什么变化没有。这些年映在他脑海里心里的还是那张埋在平静皮囊下汹涌翻动暗潮的达日哈赤,充满着对未来的无限期望和沉默的。


  从三年前到现在始终是在躲避着,那张平静到冷漠的脸令他说不出任何责怪或质问的话。他每一句倾诉都被堵在喉间,张了张嘴却是干涸的嗓子发出的呻吟。
  达日哈赤轻车熟路地给他倒了杯水润润喉。浅棕色玻璃杯盈盈盛装液体的好似昨夜的酒。
  这时伊利亚才有机会好好观察一下达日哈赤的脸。他瘦了不少,颧骨被薄薄的皮裹住。前端蓄长的发遮住额头,恍然看不清神色。潦草的面部线条透着疲倦和尖利,蓄长的发削短成干净利索的短发,贴合头皮显得清爽。
  这三年一别,发生了太多太多他无法知晓的事。三年前他疯狂爱慕的青年如今又被打磨成了什么模样,三年后的初次见面心里又在想着些什么。猜不到对方想法的感觉令他格外不爽。
 

评论
热度 ( 13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