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露中/黑白】暗涌(2)

●"一个人质……"那句引用自史铁生的《我与地坛》
●更了更了更了!!!!

一、

  "你不会忘了我吧?"

  来者忽地站直,手中把玩匕首的动作也骤然停止下来,转为紧握住刀柄的防备姿态。指尖因过分用力而略略泛白。尾端上挑的眼里却冷冰冰的没有表情。

  "抱歉,但我真的没认出您。"

  伊万·布拉金斯基垂眼观察起这个陌生人,那张面容逐渐和王耀的脸重叠起来。只是紧抿着的唇和阴沉沉的眼睛稍有些不同之处。
 
  况且他手中紧握着匕首,怎么看都不像个好惹的入侵者,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盯着他的武器,垂在两侧的手掌紧张地握拳。
 
  "别那么紧张嘛兄弟!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了。搞这套出来就没什么意思了啊。"

  王耀闻声循着走廊慢慢地踱步而至。放低声音语道。

  "万尼亚?怎……"

  询问的话音戛然而止。王耀的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苦笑从他的唇角一掠而过,他的双眼微微眯起,唇角几乎是机械式地尽力向上翘出礼貌的弧度。

  "……黯,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见哥哥的最后一面。"

二、

  沉默的怒气凝在伊万·布拉金斯基喉处,王黯的目光始终黏在自己身上,令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他在狭窄的走廊里稍稍错身,试图用躯体护住自己的主人。

  "哟,真正直哈。"

  闻言伊万·布拉金斯基身体骤然一抖,又察觉到身旁的王耀轻轻捏了捏自己的手心。王耀难得给他什么命令,但这次似乎是例外。

  "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你不明白?那他总该明白吧——?"

  王黯扬了扬下巴,示意着那个一脸警惕的男子,又狡黠地扬了扬嘴角。像是只占了便宜的猫,享受着报复的快意。

  "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该轮到毒物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茫然地回头瞧向主人,期待得到一个能够解释他心中所有疑问的回答。后者却只是沉默着,骤然缩紧的瞳仁又缓缓散开。

  "一个人质报复一场阴谋最有效的方法是把自己杀死。"王耀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只是弟弟在耍性子罢了,没什么可怕的。"他的额上细细地布了一层汗珠,或许是因为尚未用完早餐的低血糖。

  他必须时刻保持冷静和自制。

三、

  "还记得你今早喝的第一杯牛奶吗?……啧。"

  话音未落他便轰然倒地,双眼紧闭着,似乎是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眼前放弃了一切生的希望。

  王黯探头多瞧了一眼,却也没有要再确认一遍的意思——他有些忌惮这个人。那人身上有一种甘愿赴死以保主人周全的自毁意识。

  "……这是你干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连说话都带上了不受控制的颤音,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王耀从未教过他当主人突然离去时该如何处置。可是他对王耀隐秘的感情令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满腔默然的怒火就快要迸发而出。

  "是‘我们’。回见啦!冒牌货。"

  王黯脸上的笑容愈发浓厚,声音清朗,带着欢喜之意。他毫不在意背后几乎快要贯穿他的目光,迅速地逃窜离开。

  伊万的脑子里一团糟。一边叫嚷着追上王黯把他带到主人面前,一边沉浸在主人突然离去的悲痛之中无法解脱。

  "让他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吧!"他忍不住在心中骂上一句。重新俯下身来揽起王耀的肩膀,使他用一个稍稍舒服些的姿势倚在自己身上。

  直到他的手指探到微弱却依然存在的鼻息时,那颗躁动不安的心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整个走廊里只剩下他尚未平息下来的沉重呼吸。

  这是劫难之后的失而复得,他必须得珍惜。伊万·布拉金斯基低头用鼻尖与王耀的鼻尖相抵,直到两人的距离近乎为零,能看到王耀微微颤抖的睫毛和紧闭的眼——

  到这里就是极限了吧。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