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娘塔露中】婚礼

●纯粹的小甜饼。
●安娅和燕子的婚礼,男体们有来凑热闹(?喔。
●真的很甜。
●没头没尾。

  任谁都不会想到,站在台上深情相望的两位姑娘前几个月还在因为争论不休于"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险些扯着对方去离婚。
  还好这场闹剧止于"可是你不是一直想穿一次婚纱吗?"和带着女孩子柔软香气的甜蜜拥吻。
  事实上,出生在传统的中国家庭里的王春燕对于教堂以及宗教这类东西并不是格外感兴趣。她只是像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最最卑微的幻想一样,期待着纯白的婚纱,期待着携起爱人的手,期待着那温柔的能够溺毙自己的目光。
  婚礼流程是所有人都熟知的,千篇一律的言论。当王家长兄王耀带着妹妹走到安娅·布拉金斯卡娅和比姐姐还要高出半个头的伊万·布拉金斯基面前。

  等等我是不是看见了那只小毛子对我哥哥猥琐(?)的笑了。
  完了。王家完了。
  王春燕差点一个脚滑踩在婚纱下摆上摔下去。

  终于结束了长篇枯燥的宣誓,两位新娘得以当众拥吻的机会。虽然王春燕明白,在这种关头不可以走神——可她还是听见了喧闹掌声中兄长低低的泣声。
  哭个屁,王家断子绝孙了你满意不。超凶。
  安娅显然并没有注意到那些妨碍自己和燕燕亲热的杂质。她轻柔地捧起爱人的脸,端详着那无比熟悉的眉眼。无论看上几年都是一如既往的美丽。三年来终于换来的"Happy End",只有她们彼此清楚经历过什么。

  人群渐渐散去,新婚的两位女人强拉硬拽着家里的兄弟回新家里聚一聚。当然是中国人下厨,两个俄国人一脸懵逼的指糖作盐。
  最后被锅铲和油锅的狂轰滥炸赶出去。
  美味必须和好酒相配。在这里被诠释的格外完美。白日里深情对望的温柔姑娘在酒精的催化下变得格外豪爽,两位先生借此机会向唯一的亲人们出了柜。
  烟花绽放在冻蓝的天空之中。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