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苏蒙】求而不得。

●前半部分是史向后半部分是AU.
●伊万第一视角,阿蒙均已"他"代称。
●随便写写的小脑洞。

  等我再见他时早已是多年以后。讨人嫌的傲气被消磨殆尽,仅仅余下一身硬硬地支撑着的骨骼撑着他站立在那里。
  多么可笑的对比,曾用铁蹄狠狠践踏过我和我国家的男人此时此刻竟然正倚在清的旁侧,空洞洞的两只眼如同白缎上灼成的大洞。
  那空洞的背后是清的喧闹,没有白天和黑夜。眩晕,热闹,不真实。我明白,他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本可以正视他,嘲笑他,甚至将他曾经做过的蠢事一一偿还。可我没有。那双疲倦窥伺的眼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口,凄清颓然。
  于是我在条约里填上了与他有关的要求。这并不过分,我仅仅是想要"保护"他而已。昏黄的梦裹挟着铁蹄下扬起飞灰的尘土冲进心房,是清洗伤口的水还是令人痛苦的盐,恍恍惚惚地分不清。
  清签字了。
  这是他应得的。

  我试图用金银财宝来笼络他的心。美女,商品,都是他们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他的人可以拒绝我,可他的子民们没法拒绝我。
  "替你的子民考虑考虑——再清的统治下,你过得也一样不好受。"
  他并没回应我。只是发狠死咬着下唇,咬得没了血色。脸色有一点凄寂,像是灯下月下的树影倚在墙上。
  天还是冷,可是这冷也变成缠绵的了。已是春寒,街边还是因为残雪留下了些冰碴子,滑塌塌灰黑色的。发出清冷的腥气。
  他甩手离开了。淹没在清而深沉默的水下,湿漉漉血淋淋。
  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也可以是我最后虚无缥缈的尘梦。

  他的子民希望我可以给予他们军事支援,以此准备离开清。离开如今颓然的清。
  "清给不了我们的,您可以实现。——"过了半晌又献媚式地补充道:
  "这是他的主意。"
  难道他在你们的眼里就是一个献给强国以谋求生存和自由的祭品吗。空洞洞的眼炎炎的灼着,烧着。
  这个世界太黯淡了,一点点颜色就显得赤裸裸的,分外鲜明。容不下一点点活泼的生命。

  他最终仍是应该属于我的——最后的尘梦。支棱棱的硬骨骼,仿佛快要刺破掌心穿出来,血淋淋。灰棕色的眼睛下凝着一截青黑色,是他温柔的牵痛。
  那副血肉之躯着实是瘦了太多太多,清冷的月勾出潦草尖利的线条。就连嗓子也变成了闷闷的暗嗄。或许是不愿同我过多交谈,他此时说的话总是极少。
  摇摇的光与影之中现出苍白微茫的笑,我那无耻的快乐就此开启了。
  上上下下都是清森的夜。
  偶尔他也会和我说几句话,窗外是高高的灰砖墙,墙上凝着白净的阴天,那天色就像是玻璃窗上糊了层玻璃纸。
  梦里总觉得长的,其实不过一刹那。彼此认识多少年了,原来都不做数的。

  我最后的尘梦,我的血肉之躯,我千疮百孔的爱,我的奄奄一息的金丝雀。
  我在地狱里等你。

评论
热度 ( 15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