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生

●"脑洞!我们回来!""脑洞今天不想走了。""我就是太信任脑洞的技术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他仍记得那些争吵后的痕迹。散落一地的玻璃瓷片,有时还沾了点点血迹。被狂躁地撕扯后的布料,以及懊悔的悲鸣。
  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他们爱恋,缠绵过的曾经细小却无限延伸的触角堆积而起。伊万甚至能回忆起那张疲倦窥伺的脸,透着尖锐。他用一种失望失落的目光盯着自己,又把眼睛眨了眨,很慢很慢地微笑了。
  那种柔情的笑,流淌在他全身上下每一道血管之中,融进五脏六腑里,穿梭在呼吸里。
  王耀总是擅长这种事情。带起伊万温柔的牵痛,像轻轻咬在肌体上,隐隐透着无关痛痒的满足感。时间久了,便也甩不开扔不掉了。
  可他们还是意料之外地分手了。平和地,温柔地。王耀推开车门,向极远极远的远方走去。太阳在上头一点点往下掉,他便向残阳的方向步履蹒跚。那里是他家的方向。
  伊万开着车,在不远不近极为尴尬的地方跟着他。只盼着王耀能回回头,哪怕仅仅是一个关注在街边路过的小猫的余光。车头迎着落日,玻璃上一片光。车子轰轰然朝太阳驰去,朝他最后卑微的一点点乞愿驶去。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可现在,伊万漂亮又引以为傲的白金色发丝逐渐变得干枯和脆弱,眼角攀上了褶皱。他老了,只是凄寂的神色从未变过。在那昏暗暗的房屋里不存在白天或黑夜。任何东西都没法吸引他的性质,只有他笔下孤独又怪异的人物是真实存在的。
  布拉金斯基写出来的文章从没发表过。他固执地认为,没人能理解他。没人能猜得到这个孤独的老人笑容底下藏的是不是翻滚暗涌的浊质。
  过了多久,他自己也数不清了。有几次他甚至怀疑自己早已忘记了"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位恋人的存在。在一个世纪接一个世纪的命运之中,杀死他的是看不到尽头的声明和旁人所不能及的悲哀。
  只是当王耀——仍然年轻如初的王耀静静坐在暮年的布拉金斯基面前时,黑色的头发颓然垂下一绺子,扫在眼睛里。然而眼睛一瞬也不瞬,空洞洞地淌出一如既往的复杂的柔情时。
  渐渐老去,凋零枯萎的人们已经可以做到不再介怀过往了。然而还是那些年轻痛苦,仓皇的岁月,真正触到了伊万的心,使他现在想起来,飞灰似的落日和孤寂走到他的眼睛里面去,眼睛鼻子里有涕泪的酸楚。

  硬黄的灯光映在他线条柔和的面颊上,藏起草草结尾的下颏,藏起他因憔悴而略略陷下的眼窝。但这些都分毫不差地落进伊万的眼中。无论何时,他在伊万眼里什么都藏不住。
  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只是现如今王耀仍试图牵起老伊万的手,轻柔地缝补起这段被半路遗弃的感情。可他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再去浪费了。
  于是伊万颤巍巍地捧起爱人的脸,他感受到柔软又略带凉意的唇,眼泪流了一脸。浑合起来分不清是谁哭了。他捧着湿濡的脸,捧着呼呼的鼻息,捧着一颗饮冰难凉的心。
  "只要我愿意,我都找得到你。只要你留在我的国度,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
  他如是说着,满眼掉泪,泼泼洒洒。
  "可我来不及了。我快——我快离开你了。"
  伊万指了指自己的内脏,它们已经开始病变腐烂了。他的世界那么灰暗,冲进来的王耀色彩过于浓烈,格外鲜明。伊万更不愿承认,他对王耀藏着一份难堪的妒忌。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我都知道——"
  他笑了,摇摇的光与影中现出他那微茫苍白的笑。那些苦涩的白色圆形药片,那些痛苦的治疗只不过为了留住苟延残喘的生命来留住王耀。留住见他的最后一面。

  "走吧,万尼亚。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
  于是他挽起爱人的手,向缠绵的春寒里走去。步履蹒跚,脚下踩着滑塌塌灰黑的冰渣子。
  伊万最后望了一眼床头摆着的王耀遗照。他永远地留在了二十五岁那年的落日之下,而自己也终是沉溺在自责和痛苦之中寿终正寝。脸上还留着温柔的微笑,是见了心爱的人时最欣喜的笑。
  他死在午后。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