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白】求而不得。

●十虐之求而不得苦。
●尝试新文风。
●CP向不是很明显就不打太多tag了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她本可以整日如同一只快活的鸟儿一般,在贪恋的兄长羽翼之下飞舞着。
  当她年轻的时候,她是兄长伊万手底下最美丽却寒若冰霜的姑娘。当她不得不以联姻谋求更大的利益时,她亦然必须是美丽而温婉动人的贵妇人。
  今天晨间娜塔莉亚起了一大早,专门为兄长准备他最爱吃的甜酥饼。被霜雪稀释的金黄色发丝松松绑在脑后,她扬了扬手把飞舞在灰紫色双眼附近的面粉扫去。 这些不听话的水和面粉!——娜塔莉亚曾经可是从不愿意下厨房的姑娘。
  今天十分意外地,她接受了仆人们的帮助和指导,在厨艺方面当然是这些勤于动手老姑娘们更加擅长。

  柯克兰起的不算晚,但当他瞧见妻子一早上起来忙碌而成的一小盘酥饼和其他甜品的时候着实格外惊愕。他是个绅士而严谨的好男人,就算刚刚晨起衣物也打理的一丝不苟——如果无视一头凌乱的话。
  "早安。可别打小酥饼的主意,那些是为我哥哥准备的!"
  她无论何时提起兄长总是趾高气扬的样子,格外骄傲地。精致的脸庞高高抬起,面容上多了些尖锐。即使娜塔莉清楚将自己作为利益的祭品这个主意是兄长提出来的。
  距离兄长到达的时间还有一阵子,足够她享用过早餐后打理一下自己的容貌——至少遮一遮憔悴的痕迹。
  姑娘得不到爱情的时候总会变得格外脆弱。

  不至太过奢华又凸显出主人品位的摆设,这的确是个好人家。伊万·布拉金斯基向前踏出几步,向亲爱的妹妹,更是这间房屋的女主人施礼。
  时间并没有将娜塔莉亚骨子里的高傲和冷漠打磨殆尽,它们从她的一举一动中钻出来,从她疏远的笑容里透出来,从她锋利尖锐的眉梢发末里飞出来。
  当他们共同在后花园里交谈时,娜塔莉亚总是悄悄地在裙摆下磨蹭着脚髁。盛了咖啡的瓷杯在手中不停地轻轻旋转着。她总是担心着,担心着脆弱和病态会用厚厚的遮盖里透过去,扎进兄长的眼睛里。她又期待着兄长能带她逃离着凶恶的困境,回到那个温暖又柔软的羽翼之下。
  可娜塔莉亚无比清楚自己做不到。她是利益的祭品,以鲜血淋漓和惨痛无比换来更多人的欢愉。天堂的颜色同地狱之火一般,但她甘愿沉溺在兄长亲手造就而成的天堂之中燃烧殆尽。
  十三岁那年,伊万还可以经常以笨拙的替娜塔莉亚理顺那一头引以为傲的金色长发。只是现在,那头长发变成了不够劲道的金黄色。要借着些太阳光才是纯正的金色,圣母玛利亚像的金色。

  娜塔莉亚至始至终都爱着伊万,那份爱从未停歇或逐渐冷却。反而是越烧越热,越烧越烫,过分高烧的爱会灼伤他们两个人。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终是离开了,她去世于一个阴暗又潮湿的雨夜。头上却还别着那年兄长赠与她一朵幼稚又可笑的绢花。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