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父子】Crazy Bird(1)

先试试水再说
●全文露视角日记体。
●套用《洛丽塔》中的设定,年龄差、猥xie幼童等。
●单纯写给自己看的,OOC。
●平行世界,博君一笑,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拟的。

  我是一名在逃嫌犯。
  熟悉的二手旧车,方向盘已经被紧张的汗液沾得潮湿了。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赶过来,也许是在背后偷偷跟着的伪装车子里,或者是正在追踪我住过的小旅馆。
  不过我从不担心会受牢狱之苦,因为最后的心愿已了,就算被判处死刑也是心甘情愿的。我手上沾满了仇人的鲜血,还有一条他留下的橘黄色束发带。这是我最后的财富。
  事实上,我从未对我的所作所为感到过悔恨。是的,如果能够让我的人生重来一次,我一样会选择贪恋他年轻的资本...

  我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如今却成了控诉我的证据。那上面的点点字迹都印证着我的罪恶、我的丑陋。人们用厌恶的目光来看着我,而我却并不觉得爱上一个人是什么难堪的事情。
  于是他们让我翻开那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日记本,仔仔细细地观察剖析上面的每一个字母和单词。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们,那不过是个中年男子的回忆录罢了。
  日记是从那年见到"耀"开始的,而后的故事也总是离不开他的名字。那段最辉煌最完美的日子就是和他,我的爱人一同度过的。
  如果您愿意继续看这篇在被监视的牢狱中书写下的文字的话,或许必须从我的日记入手。
——————————————
5.12. 1937.

  我已经坐上驶往麦尔斯的火车了。现在正坐在床边写下今天的日记——我想为我的新生活做个记录。
  麦尔斯是个多雨潮冷的城市,我讨厌这种会令我感到衣服永远粘腻干不透的城市。只是我恰巧受邀去那里的一所学校授课,一个无关紧要的冷门科目。我从未体验过作为一名教授是什么样的心情,这也算是一种挑战。
  窗外下着雨,水滴把飞驰而过的景色全部模糊起来,仅余下一片瞧不清楚的绿色。被雨水打湿又顺势流淌而下的玻璃窗上映着我苍白的脸。
  伊凡·斯米尔诺夫·布拉金斯基,二十八岁,未婚。现在因为连夜赶路憔悴的很,正准备接受一个新的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5.14. 1937.
  租下的房子安顿好了。是姐姐的一位朋友——不得不说,和姐姐一样的脂粉味浓厚。不过她有一双漂亮的黑棕色上挑眼,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
  房东出的价不算太贵,至少我还能支付得起。房子不大,但安置些小物件的地方总是有的。阳光会从窗户外流进来,斜对着工作桌的位子也不算太晃眼。
  只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无法忍受一直在耳边大声喧叫的房东太太。她说她随夫姓王,丈夫是个温和优雅的东方人,可惜早逝。三十岁出头的太太身材还没怎么走形,只是她太急于将自己推销出去了。
  我本想拒绝再另寻一家稍微安静些的人家,只是她尴尬地笑着试图挽留下我并带我去观赏她最近新修建的后花园——不得不说,那里是个美丽的地方。

  那时我看到一个少年斜躺在藤质摇椅上,姿势格外随性慵懒。"他"捧了一本厚厚的书在半梦半醒之中阅读着,棉质的衬衣不算紧致地贴合在腰肌上,发丝窝藏堆积在颈窝里,倒也不嫌痒。
  我愿意用我全部美好的词汇来形容"他"。那的确是个美人,从"他"的眉眼中我似乎能够依稀瞧出王太太亡夫年轻时的模样混合了些女性的柔美——
  太太似乎有些恼了,以警告的眼神瞟了"他"一眼之后便向我解释这是她的小儿子王耀。少年也站起身不太好意思地向我施礼。
  我转身把定金交给了太太,并且着手准备把行李搬运到这间小房子里。

  此时我正坐在我的小房间里,透过窗户观察着王耀的一举一动,前几分钟他和我打过了招呼并施以温和疏远的笑容。我通过他的母亲可以了解到他的一切。
  王太太听说了我的作家之路之后表示十分欣赏,并且请求做我的第一位读者。我勉强答应了这位女士,她正坐在不远处等待我的好消息呢——今天也就到此为止吧。

评论 ( 10 )
热度 ( 80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