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盲、哑【萌点清奇系列1】

萌点清奇系列1.
●随便写写而已,没有啥文笔。
●哑的梗源自空间文素墙。

盲<1>
  伊万·布拉金斯基有双漂亮的眼睛。
  他拥有罕见的浅紫色虹膜,极致的冷漠令他的眼成了淡漠的灰紫色,是余晖时抹在天边一角的颜色,是晶莹葡萄的颜色,只是冻得结了一层寒霜的葡萄。
  他本应是个极其幸运的人。只是天生失明,摧毁了一切。
  那双漂亮的眼便从此被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水壳,过分的鄙夷和淡漠使他的眼睛变成灰紫色的。将所有怜悯和嘲笑拒之门外。
  伊万·布拉金斯基选择了躲避,远远地躲避。不顾他人的反对躲到了这个平静的小镇里,每天听着一成不变又无聊至极的广播度日。
  没了视觉,听觉反倒格外敏锐。他听得到外面的细微声响——孩提结伴而行哄笑嬉闹着归家,风卷起窸窸窣窣的落叶,还有...
  还有王耀悄悄打开门试图唬他一下的脚步声。

  "好了...今天又带了什么来?"
  伊万·布拉金斯基摸索着前进,睁大了无神的双眼等待着对方的回应。这个房间里的摆设他最熟悉不过了,只是一些零碎的杂物经过手心的触感令他还有点活着的存在感。
  他目之所及的地方总是一片漆黑,连梦里都是破碎的,只有触觉。
  所以他没法瞧见王耀的脸,没法感受他温柔声音下的内里。无数个梦里伊万总是梦到王耀浅浅的笑,却只能模糊地看到那双尾梢上挑的眼。
  难道在梦里你也要嘲笑我吗?布拉金斯基总是这样想着。后来却逐渐发现那双眼是他从未拥有过的美丽。
  "是甜品。尝尝?"
  微软散发着香气的糕点已经递到嘴边了,拒绝都来不及。

哑<2>(肉沫沫)
  他是个唱戏的,却被判成了声带严重受损要保护起来,恢复声音至少要等上一阵子。只是他等不了,不仅仅是他等不了,等着听戏的客人更等不了。
  现在的王耀只能发出几个微弱嘶哑的音节,难听的要命。一些常客总是来说。可惜了那张漂亮的小脸——否则还能卖个好价钱。
  不过也的确卖了个好价钱。东街新搬来的外国人派人拿了些钱把他赎了回去。对外宣称让他做个小小的侍人以及养嗓子。曾经火遍一方的戏子沦落到这般地步也够人惋惜的。

  所以在王耀第一次来到这座建筑前的时候是格外的局促不安。
  房屋里没有太多的摆设,显得格外冷清。也许更多的是因为屋子本人的缘故。初次见面时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确给了王耀一个这样的印象——当然,后来的那个格外粘人又醋劲大的蠢熊就另说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生面孔。没见过他来听戏更没见过他来招姑娘。王耀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发现自己的,只是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总比被抛弃来的好多了。他在心里暗暗嘀咕着,对于未来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哑巴,你为什么不叫出来?"
  伊万附在他的耳边低吟一般道出。刻意压低的声线配合不断加重律动的举措足以令人臣服。
  哑巴只是紧咬着牙,连一个嘶哑的音节都不愿意施舍给他。伊万反倒讨了个没趣,仍不依不饶地低声诱导着他走出封闭的困境,试图令他接纳自己的一切。
  那次之后家里其他仆人瞧他的目光都变得更加复杂了,只是王耀不甚在意。布拉金斯基借"养身体"的由子把他软禁在宅院里,不闻世事。
  有只本应栖息在院内的一只鸟儿扇了扇翅膀,转身飞向了天空,再也没有回来过。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