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露中】十年(提前露诞贺文)

配对:伊万·布拉金斯基x王耀
分级:NC-13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彼此。
备注:伊万·布拉金斯基生日快乐。我爱的你的生日,献给我爱的小情侣。

  十年可以改变一切。
  有人愿意用十年掌握一项技能,亦然有人愿意用十年放弃些什么。十年可以让父母的心血化作无数个金灿灿的奖杯,更可以让一位青年憔悴又无助。
  年轻时他们放纵自己的情绪宣泄而出,从不约束自己的欲望和一举一动。他们活的无比痛快,无比畅爽。
  伊万·布拉金斯基扔下了他心爱的小提琴和口琴,扔下了他心爱的音乐。地下伴侣王耀亦然抛弃了某知名演员的身份,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改名换姓逃到了另一个城市。
  年轻人口中的"逃脱囚笼,创造自己的新世界。"
  通俗点说,就叫私奔。

  他们彼此深切而狂热地迷恋对方,迷恋这座崭新的城市。当你们作为"乔治"和"汤姆"的时候重新融入社会,没人在乎你曾经是不是一个烟酒全染du博qiao'chang的瘾君子。
  这里拥有美好又浪漫的海景,十指相扣走在软绵沙滩时,被阳光灼烧的温度略高的沙子和凉凉的海水相配。这里拥有不算格外繁华却充满人情味的夜景,姑娘们也不用担心夜晚结伴而行时会不会遇上什么手段拙劣生涩的新新罪犯。
  伊万·布拉金斯基和王耀,二十二岁。
  他们还能遇见什么呢?咔嚓作响的相机声伴着闪光灯刺目扎眼的关注聚焦度还是被人们推着走的人生?他们受够了聚光灯下烤的淌下汗液,还要害怕弄花了妆强挺着表演自己所谓的"乐曲天赋",也厌恶了和陌生的人表演一出出感人肺腑痛彻心扉的戏码,痛恨真假不辨的吻戏。

  于是他们收起行李,拿好可以让自己控制的全部钱财。在某个夏日的下午跳上了火车。
  火车车厢上相对而坐的他们看着对方因为太焦急或兴奋而涨得通红的脸大声而放肆地笑了出来。笑的眼泪都溢出眼眶,还要用力擦净留下一片红痕。
  王耀记得临走前他们在不同的站台上车,簇拥的人群之中自己总是能一眼瞧见自己的东欧情人——凭借身高。
  他大声地朝着自己的方向说着:
  "你如果后悔了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我不会后悔的!和你在一起。"
  东欧人白皙的面颊上明晃晃地换上笑脸,露出两颊浅浅的一个酒窝。
  "你说什么?"
  这北极熊真讨厌。王耀在心里暗暗嘀咕着,却格外坦率地把手指圈成圆形对喊回去。
  "我说我不——后——悔——"
  话音未落极快地便被推搡着进了车站,二人接受着人们或疑惑或厌恶的目光如同接受某电影节上的长枪短炮一样泰然。
  他们是命运的宠儿。

  伊万没扔下他的口琴,小巧精致的盒子一直留在他的背包里。有时候兴致来了就给爱人吹上一曲自创的曲子,目光温柔。
  两个人用大部分的钱买下了一所不大不小的房子,住下两个人刚刚好。还有一个小小的午后会溢满阳光的花园。两个人可以呆在这里喝着下午茶谈论幻想未来生活的蓝图。
  他们不需要朋友。
  伊万喜欢煮咖啡,这是在王耀逼着他戒掉大剂量的摄入伏特加后的替代品。而王耀热衷于故乡的茶叶,整个屋子里总是混合着两种不一样的醇浓香气。有时候甚至会吸引来隔壁的邻居和她的猫咪,踮着脚尖偷舔一口马克杯里的咖啡,又立刻逃窜开来。
  两个人都在新家附近找到了另一份普通的足以维持生计的工作。不算辛苦,至少还有给两个人留下的享受美好生活的时间。
  他们坚持着每周都会在不大的镇子附近游玩,坚持着每天晨间薄荷味的早安吻,坚持着不算规律的xing爱。
  命运的宠儿们坚信且自豪地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
  持续到甜腻暧昧的恋情变成柴米油盐,持续到他们开始怀念过去挥金如土又高高在上的生活。
  没有争吵,没有嘶吼,没有两个不顾一切的疯子表达自己舍不得对方放不下对方独特的方式。
  他们都愿意放对方一条生路。
  于是呢?知名演员王耀和小提琴演奏家伊万·布拉金斯基选择坐同一次列却不同车厢的火车回到了原来的城市。
  伊万心里惦记着,如果他愿意穿过那一节窄窄的车厢来找他,甚至不需要说什么...只需要一个普普通通的拥抱。他就愿意像三年前那样不顾一切地带他远走高飞。
  或许我们都该冷静一些。王耀在心里如此安慰着自己,攥着衣摆的手指逐渐收紧,发白。

  "知名演员王耀失踪三年神秘回归,我们依旧爱他!"
  "期待已久的布拉金斯基氏小提琴王子完美回归,功力只增不减。"
  两个人都有种突然松下一口气的感觉,时别三年原来我还有资格捡起那曾经的辉煌和光芒。
  只是人们或许永远不知道曾几个深夜里青年一遍一遍地放着最新的采访报道,温润而平和的面颊被聚光灯和化妆调出更多更值得人寻味的精致面容穿过荧光屏映射在他脸上,泪流满面。
  王耀对三年间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谈,总是圆滑地抛回话题。伊万更是巧妙地故作神秘,向媒体透露出一些敏感的小小爆料,再展露出一如既往狡黠的笑容。
  伊万·布拉金斯基和王耀,二十五岁。

  时间是积淀的利器。
  三十五岁对于王耀来说已经不能再靠自己平和而温柔的形象来博取众人的关注度。他明智地选择了渐渐隐退,将位置留给新的像他当年那样疯狂而不顾一切的年轻人们。
  三十五岁对于伊万来说,却是一个飞升的机会。经过长久以来的打磨和训练,他逐渐变成了以沉重悲稳为主题的演奏家。同一首曲子在不同的年龄段和时期都拥有不同的味道,悲壮或温和,全看演奏者的心境。
  圣诞节意外的没下雪。倒是前些日子积攒下来的残雪稀稀落落地覆在地面上,吸收着空气中残余的热度。
  他说想找王耀出来聊聊,短信却停留在草稿箱里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王耀的指尖点在杯壁上,感受着热饮散发出的温度。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雪,成双成对的情侣挽手走过,一家四口相互依偎拥抱着赴往聚餐。
  你看,布拉金斯基从来都不是个守信的人。
  东方人在心里暗自嘀咕着,数落布拉金斯基这些年的陋习。酗酒成瘾、不够守信,完全没有时间观念...
  他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等到连最后一间咖啡馆都关了门。王耀只好依靠着残余的路灯,映着昏黄的灯光慢慢慢慢地向家里的方向移动着。
  最后一杯热饮翻滚在饥饿到极致以至麻木的胃里,令他无比痛苦。这些绞心蚀肺的痛楚反倒成了生存的意义。
  回去之后给自己煮碗面吃吧。

  当他来到熟悉的房门前,面对着熟悉的所有摆设和环境,突然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如果有可能...如果有可能当初没来得及跳上那辆驶往新城区的火车呢?
  门板咔哒作响,是从里侧打开门锁的轻小声响。
  "欢迎回来,耀。"

我写的太矫情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因为30号那天一定会很忙,于是就提前发了。
生日快乐,伊万!!

评论 ( 1 )
热度 ( 61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