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风华正茂

配对:伊万·布拉金斯基x王耀
分级:NC-13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彼此。
备注:我觉得是HE。有角色死亡情节。我已经废了....这什么破情节...哭哭
对了这个文里其实包括两首歌的剧情。猜对也没奖。(bu)

  他最近憔悴了不少。
  白金色的发似乎是被胡乱的扯长,扎在王耀多年前为他手织出的围巾顶端。碎发服帖地覆在耳后,隐约露出一小截苍白的颈子。
  伊万·布拉金斯基和那位中国恋人和平分手之后,也没有抛弃他曾经给予自己的一切。床头柜上缠绵交颈的一对小鹿还摆在拥有柔暖光线的台灯旁边,在某个冬日的午后一起看过的《罗马假日》的光盘还在书架上夹着。他记得他说喜欢看黑白的老片子,有种岁月沉积下的特殊韵味。
  不过伊万没敢说,其实你也有那种特殊韵味,而且我偏爱你。
  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动力十分简单,志同道合的好同事。拥有相似的梦想和经历,并且愿意为对方改变自己的喜好。
  没有轰轰烈烈的追求,在一起后也没有疯狂地宣泄自己的欲望。两个人都认为普通的拥吻足以满足一切。
  甚至可以说是,相敬如宾。

  王耀是个沉静温润的男人。包容一切,细心体贴。偶尔格外愉快地笑出来的时候会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其余的时候都是十分安静地抿出一个不甚过分的笑容。
  他不善于用甜腻的语气诉说自己的爱,只用晨间飘进房间的烤面包香气和工作后为自己留下的一盏灯表达。每每说起总会漾起略带羞涩的笑,直击伊万的脆弱又柔软心底。
  那段痛苦又贫穷的日子是他陪伴自己一同度过的。那深夜抑制不住的号哭和时常崩溃发狠破坏自己的世界的时光一直都是他做自己最强效的抑制剂。
  那样柔和的脸庞,那样优雅的身躯,如何令他不为其迷醉。

  他们分手的时候也一样的平静而温和。
  最后一次的晚餐,他在无比沉默的空气中突兀地讲了离开。伊万的餐具险些掉到桌子上,东欧人强压下内心的翻涌暗潮,半晌才缓缓吐出一个字。
  "好。"
  于是王耀在享用过晚餐后一言不发地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地在收敛声音,但此时此刻不管多么细小的声音都如同重锤一般直直地砸向伊万的胸口。
  他甚至来不及和他挥手告别,来不及说照顾好自己。更来不及给他一个窒息般的拥抱并且用上布拉金斯基氏的方法强制性地留下他。
  伊万·布拉金斯基下不去手。
  他是我的太阳。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伊万总是心情抑郁狂躁,房子里被他搞的一团糟。遍地都是摔碎的瓷片和被踩烂的玫瑰花瓣,一幕幕都昭示着他失败的恋情。
  伊万·布拉金斯基把壁橱里的烈酒全部都喝光了。镇的冰凉的酒液滚入胃中灼的他无比疼痛。
  不论夜里如何糟糕,第二天晨起时总会变得整洁如新。他突然想起来王耀还留着自己家里的钥匙,"可能是收回他以前落在这里的东西,顺便给自己收拾一下而已。"伊万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日子就这样拉拉扯扯浑浑噩噩地混着,昼夜折转。

  听闻王耀的近况是在三月后。
  他们说,王耀离开放弃了这个无比寒冷又盼不来温暖夏季的国度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他们说,王耀找了一个温柔又小鸟依人的姑娘成了家。他们说,王耀死了。死在故乡的土地上,死在暖融融的春季。
  毫无征兆地,长眠于地下了。
  伊万参加了他简洁的葬礼。这场葬礼仅仅来了几个亲友,伊万·布拉金斯基带着"前男友"这个头衔无比尴尬地站在一角。
  王耀的经历的确是像别人说的那样。在自己的故乡找到了一位合适的姑娘成了家,依旧是那副相敬如宾的模样。那姑娘的父亲是外国人,赋予了她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
  姑娘见到布拉金斯基也不尴尬或恼怒,朝他露出了一张苍白无力的笑容。伊万默默地站在她身侧,听着可怜的姑娘小声抽噎着,抽噎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脏乱的房间再也没有恢复一新,他居然再没注意过。
  "是我欠他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近乎呢喃地小声说了一句。女士停下了抽噎隔着黑纱侧过头不明所以地瞧着他。
  "我是说...王先生是一位相当优秀的男人,我为你感到惋惜。"
  言罢他便找了个理由提前离场了。临走前把手捧的那束白花留在了葬礼上。

  夜深时他总是能梦见王耀那双本应温和深邃的眸子流露出无限的悲伤,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早早地离去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痛苦的情绪不比王夫人少一分一毫,只是他不能在葬礼上为王耀献出自己的眼泪。
  直到有一天,他不慎将床头柜上的那对鹿摆饰打翻在地,藏在可以拆卸下来的底座的一小截纸片展露出来时才真相大白。
  是王耀的字迹。一笔一划认真无比的对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表白。
  那些欲言又止和忧伤的情绪,那些不愿用言语表达的爱意,其实全都藏在一个个小细节之中。
  比如某本曾经非常喜欢的书里夹住的一张长篇情书,《罗马假日》光盘盒里细细小小的两个人的名字,甚至是常用的洗发水瓶子后黏上的一小块。
  真是有够幼稚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终于浅浅地笑了出来。
  这样的表白还不算迟到。只是按照王耀的提示来说应该还有一封遗书藏在了某处等待他去寻觅。
  他翻遍了整个房子,甚至神经兮兮地问过王耀和自己身边每一个人。在他第三次委婉地询问王夫人王耀是都有什么东西或者口信要留给他的时候,终于被强忍着怒吼的优雅女士否定了。

  最后他终于在床铺的角落里找到了那张遗书。字迹与以往的不同,隐隐透着一股就此诀别的坚毅感。
  "我愿就此与你并肩长眠。"

  伊万·布拉金斯基那天夜里梦见了王耀。
他泪流满面,对于王耀突然的离去表示无比的痛苦。
  后者轻柔地拂去他面颊上的泪水,给了他这么久以来不常有的一个吻。不意味着爱欲,只是久别重逢的安慰。
  "走吧,万尼亚。"
  他柔声道。轻轻地挽起爱人的手掌,安抚他不住颤抖的灵魂和躯体。
  "我们去实现未完的愿望。"
  东欧人抑制不住地号哭起来,抱紧了自己心爱的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遗体在次日清晨被发现。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