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父子设】复仇(12)

*【高亮】有父/子乱/伦、恋/童、女/装、血腥暴力♂♂场面,雷者慎看。
过渡章
快结束了哟
这篇文我写的很爽 尤其是肉。还想写肉!!肉肉!!肉肉!!我要肉肉!(....)

  早晚有一天,故事会落幕的。总不能一辈子沉溺在两个人共同建造的完美舞台上,跳着芭蕾舞中美好的白天鹅跳到老死。
  故事总得留着遗憾才是美好。
  伊万也的确是希望自己亲爱的儿子能够一辈子窝在自己温暖的怀抱之中,一辈子沉浸在父亲为他勾画建筑的一座美好的城堡之中不闻世事。
  他甚至想过让王耀永不接触外界的人,眼里只有他一个——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随着少年一天天长大,接触的事物愈发复杂错综,曾经在伊万眼中稚嫩而青涩的王耀也成长了不少。
  不仅仅是夜晚时的方面,更是心智的方面。

  "你说我们这样好吗?"
  那天王耀轻轻含住父亲的下唇,灵活的舌尖浸染挑衅着,手臂也绕着对方的脖颈,一副温顺乖巧的模样。
  "听说我和你做过的事都是情人间才会做的..."
  没等挑衅完便强制性地被拥吻住。凌乱的发丝交葛缠绕着,撩拨情绪的呼吸逐渐加快,拍击在对方的面颊上。少年翻身跨上父亲的腰肢,伏在他胸口处微微喘息着。
  "的确是这样。我是你的爱人,我爱你。我深切地爱着你的全部。"
  科学家毫不忌讳地在王耀耳畔说着情话。那纸领养的证明书被压在了现在的生活"必需品"下面,显得有些刺眼。伊万便把它丢到了一边,怕他妨碍了自己的好心情。
  "我也一样。爸爸..."
  少年漾起最为伊万所欣赏的笑容,本就单薄的睡衣在黑暗中逐渐显露出年轻的躯体。

  举措如此亲昵,但伊万知道。他的心思早已不是幼时单纯而稚嫩的孩提了——虽说在某些方面他更加欣赏主动且富有经验的小鬼。
  如果有人知道温柔爱慕背后的恶毒与遗憾就更好了。
  有时王耀会在狂欢后小声啜泣着,那微弱的声音如同隐形而细小的针刺入伊万的心脏之中,不引人注目却抓不到痛处。只能任凭它随着时光逐渐刺入更深处,引来更剧烈的疼痛。
  他明白王耀是在思念逝去的父母,亦或是在怨恨这些年伊万毁掉了他的人生。幼时只当做是父亲对自己爱的表现,现在与伊万愈发亲昵的动作令他快意与幸福之中隐隐埋下了怨毒的种子。
  伊万毁了他的一生。或许伊万就是自己父母去世的原因,那么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爱上杀亲至仇?
  少年无数次地在黑夜中瞧着父亲沉睡而毫无防备的脸。情感嘶吼叫嚣着,甚至想趁着时一举下手。宛如父亲故乡的寒风,吹的潺潺溪水凝结成冰。心里却为了他化作了水,温柔而柔韧着,无论如何都放不下舍不得。
  最后他还是轻轻地亲吻了父亲的额头。
  "晚安,爸爸。"

  王耀做了一个梦。
  梦见幼小的自己躲在狭小房间的角落之中,血的腥甜味道和仍残于耳畔的尖叫声不断地拍击着脆弱的心房。
  直觉告诉他,那是亲生父母亲的血。
  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一道带着尖刺的目光从脚底滑到发顶,刺的他身上火辣辣的疼,透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王耀哽咽了一下,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努力不发出声音。但双腿仍因为惧意不断颤抖着,颤抖着,连骨头都在撞击着。
  目光伴着靴底敲击地面的声音传了进来。隐约一个高大而摇摇晃晃的身影拎着一把染满鲜血的凶器走了进来。步伐沉重缓慢却又步步踏在王耀心上,他已经想好自己的手法了。
  随着陌生人的逐渐前进和光线的转移,王耀凭靠那一头极为耀眼的金发和翻腾着紫色诡谲漩涡的眸子依稀辨认出养父的人影。
  在他发呆这段时间内,"养父"已经走到了面前。他慢慢地屈下身体,直到和蜷缩的王耀平视的距离。这对一个高大的男人来说姿势十分怪异,但他丝毫没有显露出痛苦的意味。
  "养父"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看着不断发抖且充满着怒意和悲哀的王耀有些不知所措。男人把武器扔的极远,脸上的血拎起近乎已经趴在地面上的围巾一角擦拭干净,努力挤出一个看起来十分友好的笑容来获取少年的信任——
  "你想和我走吗?"
  不出意外的残忍拒绝。
  "我会对你很好的,你看...我手里什么都没有。"
  他摊开手,向少年展示着。后者却因为他没来得及擦干净的血污感到尤为的恐惧,只瞧了一眼便紧紧地闭上眼睛扭过头再也不去看。
  "别怕我嘛,我不会伤害你喔。"
  一片黑暗之中逐渐感受到从额头传来的阵阵凉意——杀死了双亲的凶手正拥着自己亲吻面颊,极其温柔的姿态。直至唇角时他犹豫了一下,突然覆上来给予他一个强制性的深吻。
  少年想挣脱却挣不开,最后干脆放弃了抵抗改为趁他舌头伸进来的时候狠狠咬下。
  "养父"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意思,轻柔地放开了他。
  连接吻的感觉都如此熟悉。梦里的王耀摸了摸自己染了血的嘴唇,胸腔之中莫名升腾起一股悲哀。

评论 ( 5 )
热度 ( 70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