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父子设】复仇(7)

*【高亮】有父/子乱/伦、恋/童、女/装、血腥暴力♂♂场面,雷者慎看。
不是卡肉,真的。我就是想把肉和前戏(?)分开发。
先试试水,肉我已经在写了....

  "不...亲爱的,我不是想拒绝你..."
  在孩提被突然被刺痛的心面前,怎样的辩解都显得格外苍白无力。
  王耀无力地倚靠在父亲怀抱里,呼吸急促而不安。手掌早已被父亲轻轻地放开,肉体渐渐侵袭而来的些许寒意似乎也逐渐转移到心里,令少年心寒不已。
  "您为什么从来都不愿意爱我呢?"
  不,我只是太爱你了。这句话伊万一直藏在心里,因为太多太多的原因始终不敢和王耀说清。如今趁着他醉酒,大概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耀,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但我想让您爱我。"
  太赤/裸的表白了。让伊万感到措不及防。不知道这小家伙从哪儿听到的这些话,不过好像前些日子他有跟自己说过老师告诉他这样的亲吻是表达爱慕,爱和喜欢不同之类的言论。
  自己最近的确太忽视王耀的感受了..是他亏欠了王耀。一直都是。
  瞧着怀里人几乎落下泪来的通红双眼,伊万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亲吻着王耀的脸颊一边低声安抚着情绪一边带着孩子走回客厅里。实验室里的气氛太过压抑潮冷,王耀只适合呆在温暖的光明之处。
  得到满意回应的王耀愉悦地蹭了蹭父亲的面颊。忍耐了许久濒临爆发的男人终于得以脱身的机会,找了个借口赶去冲凉了。

  尚未全部升温的水流撞击在手掌上,溅起一片水花后又流淌到光滑的瓷砖地面上。稍稍清醒一些的自己颓废地倚靠在角落里,近乎绝望。
  伊万不得不承认,他极为深切地爱着王耀——同床共枕共度余生的爱恋。当那个十岁的孩子像自己表露爱慕之时他就应该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不,他才只有十岁。还处于懵懂无知的阶段,或许只是童言无忌...
  无数矛盾纠结的问题充斥在伊万的脑海之中,几乎将他撕裂。
 
  那天临放学时,他瞧见家长一把抱起他的孩子,温和地在他面颊上轻吻两下——这不是中/国的问好方式,只是亲人间表达想念之情的方式之一。倒是有些路上的情侣或是父亲的床伴表达想念之情时都是像有时父亲吻自己那样深切而窒息式的。王耀暗暗想着,心中似乎悄然定下了什么东西。
  所以他在醉酒后试图用细碎的亲吻和暧昧的抚摸来表达心意,不过效果似乎并不是很明显。
  有罪之人是做梦都想不到事实上神明亦然是深爱着他的。

  伊万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只裹了一件浴巾便回到了卧室。精瘦的躯体上逐渐滑落下些许水珠,水珠逐渐下移直至被浴巾遮挡住的隐秘之处,消失不见。
  少年半睡半醒地倚在床侧,用父亲常盖的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取暖。嗅着令人安心的味道逐渐陷入浅眠的感觉着实不错,但他还要等父亲回来...
  最后还是被特意放轻动作的伊万扰醒了。少年转过脸毫不吝啬地给他了一个暧昧的深吻,牵引着父亲的手环绕上自己的腰肢。学校的制服还没来得及换下来,白衬衫从背带裤里不规整地扯出一个角,领口也不知何时被扯开三两个扣子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足以引诱伊万的肌肤,联结着脖颈......
  他到底还是没有拗过心中愈发强烈的念头,欺身压上思念已久的躯体在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印下张扬跋扈的红痕。
  事实上,王耀所熟知的举措也就只有这些了。当父亲掌握了主动权后他反倒不知所措地僵直在床上任由父亲舔舐亲吻着。这种不知所措很快地被错以为是抗拒甚至反抗。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停下来。"
  伊万哑着嗓子用最后仅存的几丝理性解释着。

评论 ( 30 )
热度 ( 87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