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拍卖(3)【有肉体虐待王耀情节不适者慎】

*全文露视角,大量肉体虐/待、色/诱的成分。主要是肉体虐待王耀,不适者慎。
*大概是肉。吧?
*肉渣而已。

  我尴尬地咳了几声。安顿好王耀后转身打算离去——毕竟一直盯着别人洗澡也不是礼貌的事情。

  "伊万,你想去哪儿?"

  他似乎并没有改变姿势,只是生硬地开口说道,话语之间隐约有些质问的意味。

  我有点局促不安地停住脚步,重新转回身试图用躲避开视线来保存住最后仅存的礼貌。

  "先回卧室收拾一下,你自己洗一会儿再出来就好了。"

  最后长久僵持不下的结局还是需要我守在浴缸旁等他洗完一起出去。美其名曰"增进主仆感情"。虽说我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做是我的仆人,不过作为刚刚认识的新朋友也不好违抗他执意做出的决定。

  这个角度让我更为近距离地观察到他身上的疤痕。有几道似乎是最近新添上去的伤,还不敢全部浸没在水里。以至于整个人都形成一副格外怪异的姿态。

  我早就注意到了他腿上光滑白皙的一大片皮肤,于是在良久的沉默之后,我终于打算开口问起来。

  "为什么你的腿上...."

  "为了方便做我最擅长的事。"

  他打断我的问句,十分平静地回答了问题。偶尔挽手撩起水花敷在裸露于空气中冰凉的皮肤上,不慎触到伤口又会小小地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告诉我要懂得‘张开嘴’和‘闭上嘴’。"

  王耀如是补充着。身子终于有了些许放松的意思——微微后仰着靠到浴缸靠背上。我伸出手臂替他垫下,那人的背脊光滑柔软。顺着肌理能抚摸到肌肉下骨骼的构造。

  "比如呢?"

  我迟疑了一下,有点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实话说,和他相处这几个小时以来,我说不上已经了解了他。倒是王耀,已经到了可以随便住在我的房子里的地步。

  王耀昂起脸,朝我狡黠地笑起来。与在会场时见到的如出一辙。我从足尖溢上一股寒意,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

  自从瞧着他赤身裸体地踏进浴缸之后,我一直有种不明原因的焦躁。从胸口向上下蔓延,一直爬到发梢爬到足尖。浑身上下都叫嚣着焦躁造成的奇妙感觉,所以我才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他,远离他,缓解情绪。

  他病态的躯体之中藏着一股并非天生的性/感,钓上无数无知者咬住钓钩。

  "听话的孩子更受欢迎而且值钱。这是我上一任主人教给我的。"

  东方人这样说着,稍稍弓起腿试图将脸颊向我的方向推进。粘上了水珠的胳膊攀上脖颈,湿漉漉的触感打湿领子侵染脖颈并没有多舒服。

  旋即柔软温热的唇便贴了上来。先是额头,眼角,鼻尖,最后才略带急促地游离至唇瓣。他在我脸上印下无数个无形的吻痕,腻腻乎乎地甩不掉。

  "你真是比我曾经接待过的那些人冷静多了。"

  王耀急促地呼吸着,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那样拼命缠绵地与我接吻。灵活的舌头滑进口腔,滑溜溜的捉不住。脸上淌下的水珠不知是汗液水珠亦或是未来得及收回的津液。湿漉漉的身子从浴缸里跳出来,跳到我身上。胸口抵着胸口,似乎还能感受到他胸腔里强烈跳动的器官。

  "他们说喜欢我的腿,舍不得把它弄脏——一边说着一边凶狠地啃咬。"

  结束了长久的一吻后大口呼吸着浴室里本就不够充足的氧气。略略缺氧的感觉令人更为激动,几乎半个身子都探出来贴在我身上。此时此刻当然顾不得弄湿的衣物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王耀挽着我的手敷在他相比之下略显瘦削的腰上,每每移动抚摸一下便会发出一声动人的低喘声。

  "不..不,我们回房间里.."

  我贴上他的脖颈轻轻啄吻脖颈上浅浅的疤痕。王耀丝毫不隐忍的喘息声当然是最有效的鼓励催促,眼看身下的火热也有逐渐抬头的趋势——

  钥匙开门的声音惊扰了我们。

  我当然知道是那位给我出这好主意的室友回来了。不过初来乍到的王耀似乎非常恐惧这种声音,颤抖着蜷缩进我的怀里,胳膊也不忘紧紧地箍住脖颈。

  "是我的室友。"

  王耀沉默着点了点头,脸颊上不知是因温暖蒸汽熏出的红晕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我顺势抱起他走出浴室,把搞得一团糟的残局扔给室友来解决。

  无视掉那人惊得掉下巴的神情,专注于安抚受伤小兽的温柔径自走向卧室。我想他会明白我需要他来帮我做什么的。

评论 ( 4 )
热度 ( 75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