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yyyy🐳

欢迎来到我的幻想。

【露中】盼。(3)


深切爱慕着王耀的伊万此时此刻竟然与他站在对立的位置。不知何时培养起来的军团肃寂地瞧着对方。
  乌格拉河还没有上冻。冰冷的河水上却已经漫了一片冰粒。空气中弥漫着寒冷的气息,已经不再强盛的王耀仍旧高昂着头颅。即使他对于伊万来说不堪一击。
  谨慎小心的上司告诉他不可以随意行动。而等候着友军的王耀也不会铤而走险。士兵们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嘀咕着一些听不懂的水管语。

  "你说伊万先生能忍心下手吗?"
  "我不知道。"
  "那你说托里斯先生能赶过来吗?"
  "我更不知道了。"
  在开战之前,二人的心就散了。

  "走吧,回家了。"
  伊万掸了掸衣角的泥土,转过身子再不去观察王耀的一举一动。谨慎小心的上司以及初起万分贫穷的家经不起长期的拉锯战。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离开了曾经的主人。
  一别百年。

  伊万与王耀的再次相遇是在三百多年后。那时候伊万家已经叫了沙/皇/俄/国,丢掉屈辱的帽子可以让他走的更远更强盛。
  "你想不想见见老情人?"
  天知道柯克兰是从哪里知道布拉金斯基的往事。如果让他逮到了嘴碎的小鬼一定要——
  "哪个老情人?"
  "别给我装傻,你的老邻居,清。"
  原来他家也改名叫清了啊。伊万悄悄感慨着。有点不可思议的滋味。他也不是没听说过王耀的现状,大面积的交壤,他不可能不知道的。
  柯克兰和波诺弗瓦,琼斯和布拉金斯基。
  还有他朝思暮想时刻惦念着的王耀。

  军队的进度不算快,骄傲而脆弱的君主却无法阻挡破坏家园的侵略者。一时间火光充斥整个天幕,珠玑与瓷玉的残骸洒落满地。
  伊万是最后一个赶到宫里的。他总是这样不急不缓地悠悠然赶到。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刺鼻气味。惨厉的叫喊声,瓷玉摔落的清脆破裂声,还有用着自家语言交流的士兵。
  他踩着地上的一片狼藉。顺着指引的方向来到王耀的宫殿。
  "你变化真大。"
  东欧男人张了张唇,本应准备好的讥讽哂笑或是怜悯甚至是思念——都藏匿进了这句干瘪的感慨里。
  纱幔里飘出瑞脑暧雾,以及深深浓浓的鸦/片香。
  甜的发腻。

  王耀背对着伊万。他瘦了不止一星半点,裹在华服中躯体格外羸弱,瘀痕疮痍伏在裸露的苍白皮肤上。几乎和藕色锦被融为一体。
  他沉默着,连一个简单的语气词都不愿给伊万。后者强制性地掰过他的脸,一张憔悴怅惘的脸。抚上去,颧骨高高耸起。隔着一层肉皮磨蹭手心。
  柯克兰和波诺弗瓦几乎搬走了这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拿不走的,就泄愤一样摔到地上。财物珠宝一车一车的往外运,恍惚间竟然瞧见了匆匆赶回的,强盛时期的王耀。
  行将就木。
  伊万·布拉金斯基不会放过他的,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写在后面的话。
  我尽力的试图写清楚历史毕竟这是第一次尝试史向,但是工作做的更多是在苏中决裂上。描绘沙中的马上就完事了这个坑主要还是在苏中上会下功夫。

评论 ( 1 )
热度 ( 9 )

© Royyyyy🐳 | Powered by LOFTER